阿龙不懒

严重懒癌晚期,最近闲的发慌

【喻黄】守护一生

*叶蓝 The sore feet song 前传
*人→半虫→虫 喻×神之左手黄
*老叶助攻
*剧情内容取自《虫师》第一集
*自娱自乐系列
*放飞自我系列
*OOC属于阿龙




↓↓正文↓↓




黄少天,拥有神之左手的青年,很多『虫师』都想去找他探究一番,可都被他拒绝了,所以『虫师』之间都在传言,这个青年讨厌『虫师』


叶修走在深山里的小路上,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叶修似感觉到什么抬起头朝一个方向看去,可那里并没有任何东西


[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错觉么]


没有在意多少,叶修继续赶路,不过,这里植物的绿色,鲜艳得有些异常呢


天生,像绿色和水一样,能召唤生命的体质,拥有那样体质的人,非常稀有,现在,正在写字的这个青年就有这样的体质,神之左手,黄少天


[看来左手写字是没有问题的啊,也许是他太多虑了吧,怎么说字也不是图案啊,本来就是左撇子,还是左手写的顺畅]


一个人自言自语,又提笔写下了几个字,风和日丽,树枝发芽,鸟儿也……写到一半,日,树,鸟三字变回了象形字,鸟字像小鸟一样叫着从纸上飞了出来,日字开始发光发热,树字开始生长时,黄少天立刻用笔墨涂掉了


[糟糕了!我居然忘记了这些文字原本就是叫做象形文字的图形啊,得赶快抓住它,看来他也是考虑到这个才让我用纱布把左手包起来的吧]


叶修走到了一个小屋前停下脚步,应该就是这儿了吧,叶修想着,屋子里飞出了一个鸟?


[什么啊这是]


鸟飞到叶修面前绕来绕去,绕的叶修有些晕,伸手抓了几次,把鸟抓住后发现掌心有些湿湿的,叶修摊开手,发现只有一小摊墨水在手心上


[墨水?]
[跑哪去了,快让我乖乖抓到别乱跑了,我翻出捕虫网不就是为了这个吗,话说怎么找不到,该不会跑外面去了吧,那很糟……!!你你你你看见了?!]
[啊,看的很清楚]


叶修看着黄少天拿着个捕虫网跑着出来,看到自己又一副嫌弃的样子,叶修拿下嘴上叼着的烟


[你就是黄少天吧,书信读了吗?]
[你就是那个好像很厉害的『虫师』叶修?]


黄少天一脸不情愿的倒了杯茶给叶修


[我刚刚还在写回绝的信件,你怎么那么早就来了,就不能过几天再来啊,之前也有不少这样的调查全都被我回绝了的说,你应该也听说过,就这样还不死心啊]


叶修听着黄少天的话,摇了摇头,你不是也应该听说过哥的好奇心嘛,黄少天被噎到,没错,叶修这人的事情他是听说过的


[用右手写字就不会有事,要不是前几天不小心把右手手指弄伤了,你也看不到刚才那只鸟,他说过,我这能力是不可能让任何人看到的]


叶修抿了口茶,正要说什么,黄少天突然叫起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闭嘴,不让任何人看到当然是除了他了!最后还是叶修一句,哥还什么都没说呢,让黄少天悻悻闭上了嘴


[你这手还真是具有惊人的造物能力]


叶修点上烟说了句,黄少天叹了口气,表示自己也是很吃惊,没想到能做出那种东西,虽然之前也造出了很多奇怪的东西


[哦,比如说呢]
[比如像树一样的雨伞,小孩的手…]


可能是很久没人和黄少天说过话,忍不住和叶修攀谈起来,说着看向叶修,看到了叶修一脸得逞的样子,突然就止住了话语


[啊!调查的话我拒绝!]
[切]


叶修见没打听到太多,偏头切了声,起身打算离开了,黄少天说来深山也不容易,留一晚再走也是没事的,也是有很长时间没人陪自己说话了


[哦,看上哥了吗]
[才不是!我永远只爱他!]


晚上,两人坐在外面喝着黄少天自己做的果酒,叶修抬起酒盏轻轻的摇晃,看着这果酒的色泽还挺不错的样子,放到嘴边抿了一下,在黄少天得意的目光下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哼哼,你也算是有口福了,这美味的果酒,你是第三个尝到的,第一个指的当然也只有他了,有我在第二个抵着你也别想蹭到第二个,他走以后,平时也就我一个人在这里喝了]


说着说着,黄少天有些落寞的低下头看着酒盏里的酒,一个人在这没有人烟的地方住着,从四年前他死后开始,因为他说不能离开这个家,如果继续住在村里,不小心在人前造出什么来的话,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平静的生活了


这种资质,会使黄少天远离人类,看着有些落寞的黄少天,叶修笑了笑,可以说他是个有先见之明的人


[嗯,他一直都在为我着想,但是…]


黄少天眯了眯眼睛,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从衣袖里掏出了几张纸递给叶修,叶修接过纸,一张张仔细的看了看


[这些都是你画的吗?]


你这句话是废话,这些都是一个人的时候不时画出这些东西来,一直在想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很喜欢看着那些东西,还画下来给他看,但是……你为什么总是做着这样的梦呢,一定是那个可怕力量的错,这种梦快点忘掉的好,他担忧的叹着气,抱着我,他总是这样说,直到病逝也不相信我看到的东西,所以就连我自身也在不时想,自己是不是太奇怪了,他和我,只有这件事没有互相了解


[那是因为,这些都是『虫』啊]
[…『虫』?]
[嗯,和昆虫和爬虫类不同的『虫』,讲得形象点]


叶修右手点了点自己左手食指到小拇指的四根手指,点了点大拇指,又点了点中指指尖


[这四根是动物,大拇指是植物,人在中指,离心脏最远的地方的指尖]


黄少天看着叶修右手大拇指慢慢的从左手手心到手腕,到肩,再到胸膛中心


越往手的内侧,生物就越低等,再往上走,手中的血管是交织在一起的,在这里的是菌类和微生物,在这附近区别动物和植物就变得很困难,但是还有许多物种在这前面,越过手,到达肩,然后,恐怕在胸膛这里的物质,『虫』,或者说绿色的物种,是离生命源头很近的物种,越是接近它们,形态的存在就越模糊,就会明白有看得见和看不见这两种


[嗯,的确,也有透明的在,像幽灵一样]


叶修点了根烟,笑道


[所谓的幽灵,其实有不少是『虫』,因为有能模拟人型的啊,他看不见那些吧]


感觉相差很大的话就很难办,互相理解就变得困难,就像很难传达手的感觉那样,没见过的人,是很难理解那个世界的


黄少天低下头,眼神有些黯然


[但是他…我对于那些奇怪的东西会存在于世,觉得很有趣]


半夜,黄少天已经睡倒了,叶修爬起来找厕所


[真是很大的家啊,还相当的古老,在这种地方好在还是一个人住,话说厕所在哪呢?嗯?]


叶修想,只要他还没瞎,刚刚的确是看到了走廊尽头有什么东西过去了,默默点起一根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细细的,白色的针,慢慢走了过去


去哪里了…叶修走到走廊尽头,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正在叶修准备放弃寻找时,头顶传来了一个青年的声音


[诶,『虫』针啊,用这个把『虫子』刺穿做装饰品吗?卑鄙的『虫师』]


叶修抬头看那飘在房顶的青年,笑了笑,吸了口烟


[卑鄙?哥可不想被『虫』这样说]


说着吐出了一口烟,淡淡的白烟突然实体化冲向了青年,把青年卷了起来


[这!这家伙是什么?!明明不过是烟而已!]


青年有些惊慌的挣扎着,但就是挣扎不开,白烟卷着青年慢慢从房顶飘下


[是『虫』,和你一样,很可爱吧,很喜欢缠着同伴,不过马上就消失了]


叶修的话音刚落,青年的脚一着地,白烟也随之消失,青年落地时,一个绿色的酒盏从青年怀里掉落出来,青年立刻就去捡酒盏,但还是慢了一步被叶修拿到,叶修拿到酒盏后才发现,这个酒盏只有一半


[虽然只有一半但却是很不错的酒盏啊,你曾用它喝过酒吗?]
[还请你把它还给我,厚颜无耻的家伙进到别人家里,还是快点离开比较好]


青年抬起头冷淡的看着叶修,叶修一脸嘲讽样


[不过是『虫』,还这样嚣张啊,话说别人的家…这是你家吗?]
[是啊,没错]


叶修惊讶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啊,原来如此,你原本是人,但却拥有了『虫』的力量吧,作为『虫』来说还不完全,所以才会那么弱吧]


叶修摇了摇手上的酒盏继续说道


[绿色的一半的酒盏,光这样就可以知道你变成这样的原因了,还有以及你是谁这件事,你的名字是,喻文州]


叶修来这里之前就调查过一些关于黄少天的事情


[哥有办法让这酒盏变回原本的模样,想听听吗?手残少年](喻文州回给了叶修一个和善的微笑)


第二天早上,叶修把喻文州的事讲给了黄少天


[他…还在这个家里?]


黄少天一脸不可思议,眼神中带着一些惊喜和期望


[虽说是这样,但已经不是人类了,而是介于人类和『虫』的中间的存在]


黄少天翘起来的嘴角慢慢拉了下来


[什么…意思?]


叶修吐出一口烟,有『虫宴』这种现象存在,有时它们会擬化成人形,设宴招待客人,在那里的人会得到一个酒盏,然后喝下倒进的酒后,作为生物的法则就会消失,也就是变成『虫』,成为那边世界的居民


[他也是那样?]
[嗯,但是宴会中间中段了,因此他没有变成『虫』,回到家的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他了]


有一半留在了那个世界


[黄少天,你所知道的他只有一半,不过另一半,也在你和他相遇时就一直在这个家的某处保护着你]


黄少天一脸惊讶


[怎么会…我完全没有察觉到]
[因为他并不是完全的『虫』,所以你看不见,但是,如果使用你的力量的话,就可以把他变成完全的『虫』,但那样做会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叶修看向黄少天,回想起晚上喻文州与他说的话


真的吗?真的只要那样做,就能和少天见面了吗?少年流着泪,但脸上确实带着微笑,叶修明白了他的选择


[他没有这样犹豫不决,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吧,黄少天]


准备好纸笔,黄少天还准备了一个小屏风隔开了叶修的视线


[不准看着我画啊!]
[哥知道了]


叶修无奈的声音在屏风另一边响起,黄少天放心的拿起笔


[对了,黄少天,刚才说的他的故事的『虫宴』中,他拿到的酒盏,用你左手画出来]
[咦?但是什么颜色和形状我都不知道啊]


叶修靠近屏风


[没问题,就那样,想象着画出来]
[想象……]
[你应该能画出来,他收下的酒盏的一半,经过流传已经是你的体内的东西了]


叶修说着,偷偷在屏风戳了一个小洞,虽然说不让看,但没有道理真的不看啊,叶修凑到小洞那开始偷看


[感觉像是绿色的…就像这个森林的绿色一样,又深又鲜艳]


笔尖因为黄少天的想象,通过左手的力量,慢慢变成深绿色


[然后,扁平的,圆形的]


一个深绿色的酒盏在黄少天的笔下慢慢被画出来


[完全正确!]


叶修惊喜的从屏风后面出来,接着看到了奇异的一幕,纸上的酒盏渐渐变成了实体,然后一条裂缝从中间裂开,酒盏的另一半化作绿烟消失


[好厉害]


叶修惊叹着拿起还没消失的一半酒盏,抬起头看向旁边一棵树上,喊了一声手残,不去看黄少天的怒视,去接住从树上掉下来的一半酒盏


[哥要修好它咯]


叶修拿着两个只有一半的酒盏,将它们裂缝处对合成一个酒盏,中间的裂缝渐渐消失,最后变成了一个酒盏,酒盏中央渐渐溢出了光酒


[什么啊…这是]


黄少天好奇的看着溢出的光酒,叶修没有回答黄少天的问题,只是把酒盏递给了已经站在旁边的喻文州,虽然在黄少天眼里那里只是一片空地,但黄少天还是看到了喻文州接过酒盏后,悬浮在半空的酒盏了,喻文州喝下光酒后,身形也渐渐浮现在黄少天的眼前


[文州?]


黄少天望着眼前同样也在看着他笑的青年,有些不知所措,在旁边看着的叶修好笑道


[都这时候了,你们在害羞什么啊]


黄少天瞬间脸红了,挠了挠头,还不是因为好久没见了,叶修摇摇头,把酒盏递给黄少天


[来,你也来喝一点,庆祝的酒]


黄少天接过喝着,似乎看到了喻文州的记忆


黄昏的森林里,一个少年抱着一包东西赶着路,再不快点太阳就要下山了,少年突然停住了脚步,看着地上慢慢爬着的白色的『虫』,虫…?一转眼,周围都暗了下来,一些白色的人影排着队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少年不知不觉跟着队伍走着,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无法从队伍中出去了


人影们在一片绿地上围坐成一个圈,将一个装满光酒的酒盏小心翼翼,慢慢的传到了少年手上,其中一个人影说,来,请喝下吧,喻文州大人,这是为了你而设的宴,多么芳香,他尝了一口,思考的力量就失去了


你还满意吗?那个人影继续对青年说,这是叫作光酒的一种东西,平常是在黑暗的底下,聚成巨大的光脉,游离在其中的东西,这个酒盏可以将它们抽出,是特别为你而制成的,光酒自天地之处便存在着,接近它的土地便充满绿意,生机勃勃,远离它的就会贫瘠干枯,也就是说是生命之水,,这个世上没有比这还美味的东西了,设酒盏为你奉上最高的宴会作为交换,是因为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从现在开始1年后一个名叫黄少天的孩子,将带着改变生物世界的力量的体质来到这里,希望你能照顾他一生


黄…少天


这对于那个孩子和世界来说都是辛福的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就赋予你力量,好了,把剩下的酒全部喝下去吧


少年端起酒盏,准备喝下去时,一只乌鸦突然冲下来咬断了一个人影的脚,人影们被一阵风吹散,少年回到了森林里,周围除了他自己,再没有什么人影,酒盏里的酒已经没有了,少年站起身,不得不回去了,在他走时,又有一个他留在了原地,有着酒宴记忆的他,他呆呆的看着回家的自己,手中的酒盏裂成了两半,已经…回不去了


[少天?]


黄少天回过神来,喻文州拉着他的手,有一只手还在为他擦拭着脸上的眼泪,眼中满是担忧


[我…这是怎么了]


两人看向叶修,叶修却沉默不语,黄少天的眼泪怎样也止不住,喻文州的感情,全部感觉都融入他的脑中,只是,酒盏裂开时,那无奈的悲伤,然后,似乎回应着什么,光酒再次从酒盏涌出,无法停止,不断流淌


黄少天再次睡倒,叶修背起了箱子


[已经要走了吗?]


喻文州给黄少天盖上被子问道,叶修站起低头看着脚下的草地


[真是厉害,满地都是草]
[嗯,昨晚光酒渗入的缘故,放弃调查少天的事了吗?]


喻文州看向叶修,叶修掏出一根烟点起


[是啊,麻烦的监护者复活了啊]


喻文州笑了笑


[如果不调查的话,经过附近的时候过来看一下也好,虽说不得已,在这种地方一个人生活,少天也会寂寞吧]


叶修朝前走了几步停下来,转身看向喻文州,笑道


[好像没有那个需要吧,今后有你一直陪在他身边]


黄少天醒来时,叶修已经走了,黄少天揉了揉眼睛说叶修这人也不打声招呼,喻文州把人拉入自己怀里笑笑,我们这边也没有什么表示,对不起人家啊,黄少天到处看了看,那家伙好像把绿色的酒盏拿走了吧


走到某处的叶修,得意的看着手中绿色的酒盏,想着这次能敲诈某大夫一把了,在那之后,关于神之左手青年的传闻,突然断绝了


END










复健第一更√本龙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