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龙你好污

全职杂食党,主叶蓝,鹤一,朱修,严重懒癌,还有,其实我不污

【叶蓝】这个机器人会撩人 (完结)

写完才发现内容和标题根本毛关系都没有【捂脸笑哭.jpg】


emmmm炖肉失败,都是肉渣


https://m.weibo.cn/5616064715/4184627579167984

【叶蓝】The sore feet song(番外)

*虫师叶×能看见『虫』跟着老叶到处跑蓝
*小蓝本名为蓝河
*剧情内容取自《虫师》第十一集
*自娱自乐系列
*放飞自我系列
*OOC属于阿龙




↓↓正文↓↓





蓝河不明白为什么叶修要到处旅行,就算是兴欣这边只是偶尔回来,回来最多也只会在四天后就会离开兴欣,不过叶修没说,他自然不会去问,但他是绝对会跟叶修到处旅行的


叶修本不想让蓝河跟着自己,但耐不过蓝河的执着,自己也的确不想跟蓝河分开,路上叶修也绝对会保护好蓝河


路上休息,叶修和蓝河排排坐在一家小店门口的椅子上吃着面,蓝河拉了拉叶修的衣服


[叶修,山上有个洞]


叶修转过头看向蓝河所指的方向,山上的洞非常大,就像是被什么贯穿了一样,但只是眨眼的瞬间,那个洞又消失不见了


从蓝河被救回来后,蓝河也可以看到『虫』了,叶修也教给了蓝河很多有关『虫』的知识,这样就算自己不在时,蓝河也可以自己保护好自己不会无缘无故受到『虫』的影响


[啊,消失了]


蓝河看向叶修,眼神疑惑,叶修揉了揉蓝河的头,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快把面吃完,待会还要继续赶路的


[只是,要是没人去的话]
[但是…就算是谁去了也只是重蹈复演而已]
[果然现在不能进山里去,无直大师不是也说了吗]
[可这关系到他的安全啊]


叶修和蓝河路过,听到了窃窃私语的谈话,蓝河看向叶修,叶修明白的点点头


[山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家小蓝就是温柔善良又可爱,抱着如此想法的叶修,朝那群人提出了疑问


[你…你是谁?]


村民们听到有人提问纷纷看向叶修和蓝河


[哥是『虫师』,这里山的情况有点怪,哥想自己应该帮得上忙]
[喂,『虫师』]
[他说他是『虫师』呢]


村民听到叶修说自己是『虫师』时,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什么?叶修有点懵,蓝河用手肘碰了碰叶修,这里的村民不会讨厌『虫师』吧,一个年长一些的老人走出来,听到其他人喊他是村长


[那么,请一定要帮帮我们,请找找住在这深山里的『虫师』无直大师]


村长说着就要跪下来,蓝河连忙上前扶起村长,叶修走过去坐到一边,说说什么情况吧,哥也就因为好奇心作祟而已,不用行此大礼


这山里住着全能的山神,无直大师是唯一知晓神意的人,做任何事的时候村民们都先请示大师的意见,在收割的季节他们不能进入深山,这也是大师定下的规矩,可是在无直大师突然消失不久,有几个人打破禁忌进入深山找他,结果得了热病而丢了性命


叶修和蓝河进入深山,叶修发现了一些事,山上的精气很重,有点甜又有点苦,仿佛渗进皮肤一般的味道,这里有光脉的主流


生命之河流淌的地方,而且现在是收获的季节,即使是普通的山上精气也会增加,如果没准备的话,一定会中毒,这里应该有守护光脉主流的灵兽


[山的异变也许是因为灵兽的变化吧,这样的话,那个『虫师』应该知道原因]


叶修找了个较宽阔平坦的地面,放下背着的箱子,在里面找一些东西


[沙沙]


两人听到了一丝动静,转过头,看到一个孩子突然倒下来,蓝河连忙过去抱住孩子没让他受什么伤,叶修走过去蹲下轻轻拍了拍那孩子的脸


[喂,醒醒]


小孩睁开眼睛,看到蓝河略担心的脸,还有一个叼着烟一脸无畏的大叔(喂,哥有那么老啊)


[你在这里做什么]


蓝河问他,小孩警惕的看了眼,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是来找无直大师,因为是大师的弟子,叶修捏着烟想着这个无直连弟子都有呢,掏了掏衣包,拿出一个黑色的小药丸递过去


[把这个含在嘴里]


小孩接过,不小心咬碎了药丸,顿时捂着嘴说好苦


[这是提神的药,头晕的时候才嚼的,谁让你现在嚼了]


叶修好笑的看着小孩,蓝河无奈摇摇头,你怎么不早告诉他呢


[小蓝,你和他在这先待着,现在开始由哥来大展神威来找那个无直]


叶修卷起手袖,脱下鞋子,将刚刚准备好的光酒摆成一圈


[你在做什么]


小孩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要问『葎』了]


『葎』是一种宛如山的神经的『虫』,它的意识游走于花木之中,叶修盘膝坐在正中央,一只手触地,没一会,叶修感觉差不多要来了,接着,蓝河和小孩就看到叶修触地的那只手周围冒出了一条条类似小手一般的『虫』


这就是『葎』吗,蓝河想着,看着那些小手似试探一般碰了碰叶修的手,然后向叶修的手臂延伸上去,突然一瞬间,『葎』就爬满了叶修的全身


[叶修!]


『葎』叶修是给蓝河普及过,蓝河也明白叶修现在是在做什么,但还是有些担心的叫了一声


叶修闭上眼睛,精神力跟着『葎』移动着,没有,这也没有,到那边看看,去山的另一边,找到了!叶修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那个人影转了过来,突然间『葎』自动跟叶修脱离了联系,叶修有些震惊


[叶修,你没事吧]


蓝河上前扶起叶修担心的问道


[原来如此,走吧,这边]


叶修冒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后,背上箱子朝一个方向走去,路上,三人听到了钟声,现在大概七点了吧,蓝河看了看钟声传来的方向说道,小孩却在奇怪那个方向好像没有钟吧,叶修并不在意让他们快点跟上


三人来到了一个小悬崖边,小孩看到了一颗树上挂着无直大师的帽子,接着他们听到了无直大师的声音


[喂,这边]


被救上来的无直大师为感谢,邀请叶修和蓝河到他的小屋子那去坐坐


[这么说,是因为脚滑而受了伤喽]


听了无直大师的解释,小孩在旁边又重复了一遍,无直大师说自己一直吃周围的果实和草度日,水的话自己有带,没有他帮忙传达神意,村里的人可能很困扰


[不过也真是,竟然被同为『虫师』的人救了]


无直大师笑说着,一边递过去酒葫芦要给叶修倒酒,叶修也笑笑拿下嘴上叼着的烟,端起酒盏接着无直大师倒给他的酒


[我叫叶修,我酒量不行,就你干杯我随意吧]


应该是我干杯你随意到你这儿怎么就反了,蓝河嘀嘀咕咕道,却不料被叶修给听见,并伸手胡乱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无直大师在旁边看的哈哈大笑说你们两感情还真好,惹得蓝河一阵脸红


[这座大山就像我自己的庭院一样,没想到居然在那个地方滑了脚,人老了,我也是到该卸任的时候了]


叶修慢慢喝着酒盏里的酒,顺手将坐他旁边冲瞌睡的蓝河拉下来睡在他膝盖上


[你是指山神吗]


叶修观察着,在他说到山神时,无直拿着酒葫芦的手紧了紧


[能将哥这个入侵者控制的『葎』弹开,这不是灵兽能办的到的,而是人的法术吧]


先前蓝河看到的山的异变,是因为无直在崖边无法动弹,无法四肢施法造成的,叶修说出了他的推断,无直闭上眼点点头,不过等明天他的脚好了,又能扮演“山神”了,山也会恢复原状


[但据人来说,做灵兽的工作很辛苦,你难道有什么苦衷吗?]


你应该注意到了,无直对叶修说,这里有一条光脉的主流,本来是有正统的灵兽来仰止山上的灵气,不过被村里的人误杀了,一开始,是河水有酒的味道,接着是草木因为过度生长而几乎全部腐烂


无直以前也是旅行的『虫师』,经常会在这个村子里借宿,看到这里的情况后,决心留下来做这里的“山神”,他妻子因为长期生活在精气迷漫的山上而过世了


喝完那小盏酒的叶修拿起之前抽到一半的烟继续抽,看了眼在无直身边同样睡着的小孩


[那么,你想让这个孩子做下届的“山神”吗?]
[啊,是的]


能在山上行走自如,小孩的资质的确不错,叶修似赞赏的点了点头,无直也有些自豪的说,那是当然了,小孩是大山抚养的孩子


喝了山上流下的水,女人们都会孕育很多小孩,养不活的就被遗弃到山里,没有被野兽吃掉而活下来的只有这个孩子,但村里,这孩子的兄弟都夭折了,一年前,孩子的父母来把他领回去了


他们还真是自私呢,叶修深深吸了口烟,又吐出来说道,说的没错,但也没办法


[我想他还是留在父母身边比较好]


远处一声钟声响起,叶修奇怪的看向钟声传来的方向,这么晚了还有钟声?无直又突然问起他话来


[你是一直这么辗转流浪的吗?]


蓝河似被莫名其妙的钟声吵醒,又似对这个话题感兴趣而从半睡半醒的状态醒来,但蓝河还是在有些刚醒的朦胧中揉了揉眼,叶修看蓝河觉得特别可爱,把人给拉进自己怀里抱着,蓝河也乖乖的顺着他动作


[是啊,毕竟哥体内寄生了很多『虫子』,在一个地方住下的话,不出半年就会出现『虫』的巢穴,这也是哥使用『虫』的必然代价吧]


啊…原来是这样,蓝河迷蒙着听着叶修说话,叶修有些烟腔的声音在耳边响着,让蓝河感觉很安心,在叶修怀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了过去


[所以只好到处漂泊吗]
[哪里,其实哥挺喜欢这样的生活,一点也不辛苦,而且……]


叶修轻轻拍了拍怀中蓝河的头,还有他陪着我呢,无直看着叶修看向蓝河时根本掩饰不了的溺宠,也笑了起来


[比起我一步都不能踏出这座山还真是令人羡慕呢,不管怎样,这座山就是我的埋骨之地了]

第二天早上


[那我去把消息告诉村里的大家,在这之前你别乱跑啊]


小孩一脸认真的对无直说,无直愣了愣笑着说知道了,你也要等到解禁后才能上山啊,拍了拍小孩的头后抬头对叶修和蓝河说


[那么你们也保重了,祝你们幸福]
[嗯,保重了]


叶修笑着看了眼已经羞的躲到他身后的蓝河,还是那么脸皮薄啊,转身牵起蓝河的手和小孩一起下山去


村民们听到无直大师没事时,开心的在当晚办了晚宴,也让叶修他们又留下了一晚,在隔天早上,叶修醒来时,再次听到了钟声,这次叶修想到了什么,立刻爬起来穿衣,蓝河被叶修的动静弄醒后,见叶修神色有些焦急,也就不多问,跟着起来


叶修来到村子一个地方,看着钟声传来的那个方向


[越来越近了……]
[叶先生!]


这时昨天的小孩跑来,那个声音很怪,这附近又没有钟,父亲他们说什么都没有听到,听了小孩的说法,是因为『虫』的原因吗?蓝河问道


[问你个问题]


叶修蹲下和小孩视线平行,你已经在学“山神”的法术了吗?


[“山神”?]


小孩似有些茫然,叶修便解释给他


是使人成为“山神”的法术,术者在体内饲养『葎』,时常保持驾驱『葎』的状态,即使在睡觉的时候,也能感知山上发生的一切,如果能操控『葎』的话,就能掌握仰止这山中异常的精气的力量


[我…还没开始学习]
[……钟声的原因并非什么特别让人担心的『虫』,回家睡觉去吧]


你要去哪,小孩有些不解叶修突然转移话题,叶修也不转身,随意的挥挥手说只是去散散步,就拉着蓝河走了


[…山又变得寂静了,它也许已经到这里来了]
[叶修,它是指……]
[那个老头招来了不得了的家伙了呢]


叶修和蓝河再次回到山上,浑然不知小孩居然跟着来了,叶修有些急躁,除了那两次再也没有过的情绪了


回到山上的小屋,无直不在里面,然后两人又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叶修回过头看向一座山的山顶,是在那边的山顶么


叶修独自爬上山顶,把蓝河留在了山下,无直盘膝坐在山顶,看着钟声传来的方向,似在等待着什么,他听到动静转过头


[哦,还有什么事吗?]


你的脚根本没有受伤,叶修说,只是在那个一般人不会去的地方,召唤『白蛇』吧


无直微微睁大眼睛,无疑是在惊讶叶修居然还是猜到了,但依旧继续装傻疑问叶修在说些什么


越来越近的钟声,那是『白蛇』的叫声,专吃灵兽的『虫』,山的灵兽,沼泽的灵兽,吃了它们之后取代而之


[换句话,就是能给这里带来安宁的『虫』,这么做也是我的使命,请不要阻碍我]


这座山,曾经有一只很不错的灵兽,是一只有这巨大野猪外表的美丽灵兽,都是我不好,无直既无奈又自责,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有话以后再说,快从这山里出去]


叶修上前抓住无直的手就想带他离开,可是已经太迟了,『白蛇』已经找到他了,该由『白蛇』来取代灵兽的位置,对普通人来说太辛苦了


[对小玉那孩子,我也只是交给他一些生存的知识]


叶修见拉不动他,走到一个宽阔的地方,在周围洒下一些光酒,无直猜到一点但不肯定


[你在做什么]
[我要把你身上的『葎』剥离]
[不要白费力气了,即使这样也是没用的]


这样总比什么都不做强吧!叶修几乎是用吼说出了这句话,村里的人要怎么办,他们可是十分崇拜你的,你说过你羡慕我,可我也有些羡慕你,所以,不要随便就决定去死!


叶修说着就蹲下了下来,不想再看到同样的事发生了啊!叶修手触碰地面,因为光酒是直接撒入地面,量也很多,『葎』很快就从地面钻出来缠满叶修全身


[别做傻事!你也会被卷进来的]


山中蓝河遇到了小玉,蓝河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神不宁,叶修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两人再次听到了钟声,这次的钟声很大,很明显,就在头顶,两人抬起头看到了一条巨大的『白蛇』在天上飘着,正朝着山顶的方向去,叶修!


叶修意识渐渐模糊起来,他似乎看到无直消失了,最后,还是没能……我还是这样无力……


以前一个叫嘉世的小村庄,叶修年轻时和一个叫苏沐秋的青年到处旅游时,也会常常到那去借宿,那里的村民都很好


有天,村长陶轩想让两人常住在这儿,可两人有招『虫』体质,不能逗留太长时间,因为当时大家都喝多了,本就不擅长喝酒的叶修早早就撤退了,苏沐秋也就说了一句玩笑话,这句玩笑话被陶轩记了下来


两人要离开时,发现他们背着的箱子里,灵兽必经之地的地图和毒药都不见了,接着陶轩一身血的回来,对两人说,你们不如吃一顿肉再走吧


要我们留下啊,除非把山上的灵兽杀了,然后让我们吃掉它的肉,之后代替执行它的工作,这样的话,以我们的意识就能让『虫』无法接近大山,虽然我们也想留下,可这种事也必然是无法原谅的啊


苏沐秋知道,这是他的责任,没让叶修吃灵兽的肉


[叶修,照顾好我妹妹]


做了一个好久以前的梦啊,叶修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叶修!]
[小蓝……]


他们到达山顶时,发现叶修倒在那里,但到处都找不到无直,虽然之后又仔细找了找,还是找不到,原来山上的小屋也不见了,村里的人谁也记不得无直的事


[被『白蛇』吃掉了,灵兽的交替就是这么回事,而那时,只有在山里的人的记忆还保留着]


叶修被蓝河扶起来坐着,点起一根烟,蓝河给叶修按压的太阳穴,叶修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一些


[这些召唤『虫』的药是你调配的?]


叶修看了一下周围,有些赞许的看向小玉,小玉点点头,叶修伸手拍了拍他的头,那你还是蛮厉害的,小玉用手袖擦掉快要留下来的眼泪,那是当然了,因为我是无直大师的弟子啊


叶修没有再久留,和蓝河收了收东西就离开了这个村子,天空飘起了雪花


[哈,有点冷啊,小蓝给哥抱抱呗]


蓝河看了看叶修,叶修表情和平常没什么变化,依旧一副脸T,但蓝河觉得,叶修累了,蓝河抱住叶修,叶修也回抱住蓝河,将头埋进蓝河的脖颈里


[果然没用啊……真遗憾]
[叶修?]


叶修松开蓝河,看向那座山,巨大的『白蛇』盘踞在山顶上,果然壮观啊,不过他是不会知道人们的心情的,呐,『白蛇』


就像是打哈欠一样,『白蛇』叫了一声,然后静静地陷入沉睡之中


END








主要就是为了解释因为招虫体质,不能久留在同一个地方而来的文,嗯,自娱自乐

【叶蓝】The sore feet song(一发完结)

*虫师叶×人→虫→人 蓝
*小蓝本名为蓝河
*剧情内容取自《虫师》第五集
*自娱自乐系列
*放飞自我系列
*OOC属于阿龙




↓↓正文↓↓





另一个世界,住着一群与常见动植物孑然不同的生物,远古以来,人们敬畏地称它们为『虫』


『虫』不是看上去肉呼呼扭动的小东西,而是一种最接近生命本源,类似灵体的生物。它们有自己的生存方式,而这种方式却可能有驳于人类的常识,甚至危害人类的生存


于是就出现了『虫师』这种职业,他们云游四方,对虫的生命形态,生存方式进行研究,并接受人们的委托,解决可能是由虫引起的怪异事件
(以上三段取自贴吧)


叶修,职业『虫师』,到处游荡,性格古怪,没人会知道他的具体踪迹


[又是沼泽?]


叶修一手扶着树,看了看眼前的沼泽,无奈准备继续赶路时,看到了一个男孩从沼泽里出来,叶修停顿了一会,还是继续赶路了


[不会是哪位神仙在跟哥开玩笑吧]


叶修看着眼前的沼泽实在有些说不出话来,回头看山下,没有自己之前路过的沼泽,有的只是一个一个的坑,接着叶修再次看到了那个男孩,那个男孩手里还拿着鱼


[哥的记性向来不错,好像在之前的沼泽也见过你,这山上有什么小道吗]


这时,叶修才发现,这个差不多十七八岁男孩的头发有些奇怪,如同被沼泽水浸染成的一般,男孩只是盯着叶修看了一会,没有说话便转过身,叶修见男孩没想理会自己,挠了挠头只好继续赶路,男孩却突然叫住了叶修


[那个…直走下去是什么地方]


叶修转过身,笑了笑


[嗯,那哥也想知道一些事,可以吧,这沼泽不是普通的沼泽吧]


天色渐晚,叶修生起了篝火,拿着男孩从沼泽里抓来的鱼烤着,烤鱼的香味渐渐溢出,男孩坐在离叶修不远处,男孩闻到烤鱼香味忍不住朝叶修旁边挪了挪,叶修察觉到男孩的小动作,笑了笑,把烤好的鱼递过去给他,男孩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他手里的鱼,叶修似知道了他在想什么,再把烤鱼递到他面前


[接着吧,这是你抓上来的鱼,后面还有三条呢]


听到叶修都这么说了,男孩不再客气,接过烤鱼开始吃起来,叶修拿起另一条鱼开始烤起来,叶修从兜里掏出了一根不怎么像烟的烟点起来叼着,男孩看到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似乎是不喜欢烟味,但闻到的味道是草药味而不是那种呛鼻的味道,男孩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看到男孩的嘴角上还有一点鱼肉,问着男孩话,想也没想就伸手抹去了那点鱼肉,当看到男孩突然变得有些红的脸,叶修才回过神明白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在问别人名字前应该先报上你自己的名字吧]
[唔…叶修]


男孩有些恼怒的回话,叶修挠了挠头,没反驳他,好好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叶修看男孩似乎有些意外的样子,看来是听说过他


[蓝河,你和传闻中的似乎不太一样]
[小孩子别乱信传闻]
[唔……]


蓝河成功被叶修说的说不出话来,蓝河有些气,叶修在旁边看着蓝河那表情,想着这孩子还挺可爱的,蓝河被叶修看的有些不自在,开始找话题


[这个沼泽在旅行]


这个话题的确成功引起了叶修的注意


[在地中几经沉浮,仿佛和你一样在爬山似的]
[哦,真有意思,活着的沼泽吗?那你怎么也跟着一起旅行了,为什么呢?]


叶修一只手握拳托着腮,提出疑问,等着蓝河继续说下去,但蓝河似乎没有想说出的意愿,叶修也不在追问


[算了,反正一直走的话就能到海边,哥正好要去那里的渔村,这沼泽应该不会跟到海边啊]


叶修转过身,从自己平时背着的箱子里拿出不久前拿一个小瓶子装入的沼泽水,在微弱的火光下轻轻摇晃着


[对了,哥明早要调查一下沼泽的水,你不介意吧]
[随便]
[因为现在太暗了,看样子是新品种啊]


蓝河看着叶修那有些闪闪发光的眼神,就如同小孩子探索好奇的事物一样


[你不相信沼泽在旅行吗?]


蓝河有些后悔说出这句话,虽然不了解叶修,但和沼泽旅行时也听说过很多『虫师』谈论叶修,他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没见过,自己这句话有点废话,但叶修似乎不是很在意


[啊,要是工作的缘故的话,我倒是愿意接受]
[工作…是『虫师』吗?]


对,『虫』总能引发奇异的现象,比如说『水虫』,一种液态的『虫子』,虽然看起来像无色无味的液体,但却是生物,喜欢栖息在古老的水脉中,有时候也会在池塘和水井里,如果人把『水虫』错当水喝下去的话,离开水就无法呼吸,身体开始变得透明,放任不管的话,不久后,人体就会变为液体


[但是,前段时间『水虫』突然消失了]


叶修将瓶子装回箱子里,把剩下的烟抽完,拿起烤好的鱼开始吃


[既然连这种『虫』都有,有能移动的沼泽的话,这也不值得奇怪]


对你说这些可能挺吓人的吧,叶修用没有拿过鱼的那只干净的手揉了揉蓝河的头,似乎是在做安抚,蓝河不知为何,感觉叶修的手让自己有些心安,于是他告诉叶修,我…不觉得可怕


[我第一次见到它们时,就被它们深深吸引住了]


叶修感叹着蓝河的胆子大,还不忘问着它们是什么形态的


像煮沸的开水一样,水量增加之后,就像涌上来的川流一样,他在水中下坠了一段时间,意识到自己可以漂浮并能够呼吸,在那里,他看到一个巨大的绿色物体,迎着激流朝着他悠然地游来,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山里的沼泽旁,他注意到,沼泽水的颜色和那时候那个巨大的绿色物体一样


[那时我的头发也变成了同样的颜色]


蓝河摸了摸自己的刘海,向叶修诉说着自己不会向别人诉说的心里话,蓝河觉得,叶修是可以信任的,是可以诉说的对象


[我想,自己大概已经死过一次了]


叶修听到这话时,不知道为什么,心所在的地方抽痛了一下


[但是,可以说,是沼泽让我活着,所以,对我来说,这沼泽是唯一可以去的地方]


深夜,蓝河见叶修已经睡下了,悄声站起,朝沼泽的一个方向走去,那边的树枝上挂着一件蓝色的大衣


洪水,淹没处在地势低的房子,就连大树都抵挡不了汹涌的水灾,至少,穿上这个游走吧,蓝河的母亲给蓝河穿上蓝色的大衣,想象一下吧,你就要嫁给水神大人了,父亲的大衣穿在蓝河的身上还是显得有些宽大了,他妈妈会由村里的人照顾的,不必担心,村长是这么说的,他知道他现在所做的使命,所以为了村子,年幼的他站在悬崖边上,最后,被村里的人推入洪水之中


蓝河穿上大衣,将自己紧紧的裹在里面,蹲下身,蓝河看到了几株透明的植物


[不断喝的话,身体会变得透明,然后,变成水一样]


沼泽开始潜入地下,蓝河站起身


[要走了呢]


叶修听到动静醒过来,发现沼泽已经开始潜入地底,连忙起身寻找蓝河的身影,看到他正在朝沼泽潜入的地方走去


[喂,这就要走了吗,不能等会吗?哥还想调查呢]


蓝河回过头,对叶修笑了笑


[谢谢叶神告诉我那么多事情,我要成为这沼泽的一部分]
[等等!]


叶修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蓝河跟着沼泽潜入了地下,叶修追到沼泽潜入地底的中心时,蓝河已经消失不见,沼泽潜入地底,沼泽底的土地也露了出来,叶修看到了许多透明的植物


[可恶,为什么没察觉,那应该是大量『水虫』在移动,上次那些『水虫』消失后,按照自己的意识移动了]


我要成为这沼泽的一部分,回想起蓝河之前说的话,叶修暗骂蓝河这个傻瓜,什么事情都还不知道啊,是叶神让我知道了…活着真好,你…还活着吧,叶修是如此希望着


[老师,叶先生来访]
[英杰,之前就说了,要是那家伙来就和他说没好东西就别让他来找我]
[可……]
[王大眼你不能这样啊,这次我可是带了好东西来的]


王杰希,微草村的医生,医术高明,深受民众的爱戴,喜欢收藏老古董或各种有关『虫』的事物,高英杰是王杰希唯一一个徒弟,因为王杰希的眼睛有一只是比正常眼睛稍大一点,就被叶修戏称王大眼,也就叶修敢这么喊他了


[被吞吃寂静的『阿』寄生时生出的角啊,这个的确很少见]


王杰希拿着盒子,戴着一副单片眼镜仔细的看着盒子里的一对角,接着抬起头,看到叶修又从他那箱子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装着的是一个深绿色较扁平的酒盏


[那个又是什么?]
[拥有神之左手的青年画的酒盏]


叶修有些得意的把酒盏拿出来在王杰希眼前晃着,王杰希有些不满


[你说什么?那个话唠可是讨厌『虫师』出了名的,前辈不会不要脸到唬弄我吧]


叶修叼着烟,一脸笑眯眯的,摇了摇头,哥又不是要你非买不可,想想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收藏家会拥有呢,说真的,王杰希有些心动了,叶修看他那表情,叶修知道有戏了


[卖给你也行,不过想让你帮我个忙]


叶修说了他这一路上遇到的会移动的沼泽,还有那个男孩,蓝河


[你的意思是想抓住这个活沼泽?]


叶修点点头,王杰希陷入了思考,在旁边碾草药的高英杰听了后,抬起头说


[好像,附近的一个老渔民说过,曾看见过,比鲸还大的绿色物体,会沿着河水深处游到海里,到了海里以后就像被分解了一样死去]


那东西就好像为了寻找坟墓,而向着大海移动,叶修听了后,拿着烟的手都抖了抖,王杰希站起身


[总之,赶快吧,渔民们还没有什么异样,看来还没到海边]


王杰希的收藏阁里,两人翻找着这座岛的水脉图,翻到一张,但分叉实在太多,根本判断不出,叶修所见的那个沼泽到底会从哪到海边,叶修有些急躁,这是很少见到的


王杰希又翻到了数万年前河流的假相图,上面古河流的入海口和现在一样,数万年都没变过,叶修听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从王杰希手里接过图,和现在的图合在一起,重合了


[这些地下水脉以前应该是河流,河水改道后,原来的河床会留下比较深的石块,雨水就可以渗透到里面]


所以,即使原来的河变成了旱地,还是和地下水相通,说不定,那沼泽是按照记忆来移动的,死在特定的地方,就像鲑鱼和鲶鱼一样


[王大眼,可以帮哥召集一些人来吧]


王杰希抬头看了看叶修,叹了口气,就为了那个酒盏,不帮也得帮吧,叶修站起身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谢了大眼,叶修笑道


王杰希召集了许多渔民在叶修判断的那个出海口张开了一道大网,不好意思了,如此劳师动众,王杰希对渔民们说,一个渔民笑笑说,没什么,反正现在很闲,这个时候是不会有鱼的,况且是王医生拜托的事情啊,大家都纷纷附和


[当医生真好呐]


叶修感叹着,王杰希谦虚的说并不是呢,是人品问题


夜晚,王杰希突然问叶修,就这么一张网,救得了那个男孩吗?叶修叼着烟,摇摇头,但是也只能赌一赌了,王杰希看向叶修


[你知道我不是在问这个,为什么这么想救那个男孩?他变成那样又不是你的责任]


如果是因为他说无论如何都想要活下去的话,我还能理解,但他不是已经变成沼泽的一部分了吗?说不定这样对他反而是辛福的,想想你这么做,不是太残忍了吗?王杰希如此的质问叶修,王杰希知道叶修不是那种性格的人,叶修深深的吸了口烟,又吐出


[就像上次的『绿色的酒盏』]


叶修开始回忆,原本是那个话唠的爱人的东西,变得非『虫』非人的他,为了让话唠能看见自己,要求叶修帮忙复原从『虫』那里得到的酒盏,这样做的话,就绝对不能再变成人了,依照他的愿望,叶修把他变成了『虫』


[但是,这样做真的好吗?我也不知道]


变成『虫子』的话,和死亡不同,『虫』是处于生死之间的东西,既是『生物』,也是『死物』,徘徊于生死之间,那是比瞬间死亡更加残酷的,难以想象的修罗道,渐渐人的意志会被消磨掉


[明明是那样的地方却还要去,我最后见到他的时候,他好像作了庄重的打扮,他还不知道自己将面临多残酷的世界吧]


从未见过你对什么人这么上心过,心动了吧,王杰希调侃道,叶修沉默了会,你的心不会动?那是死人吧,王杰希知道猜中了,诶,看来是真人,还知道怼回来


等了许久,依旧没有什么东西要来,大家正想着要不要收工时,突然平静水面汹涌起来,一大滩绿色物体朝大网这边移动,有渔民喊着收网,一起合力杀死绿色物体时,吓了叶修一跳,连忙喊着不行,有人在里面


叶修朝水里跑去,看到一个类似人影穿网而去,几秒后,水面再次平静下来,叶修拿起网上挂着的蓝色大衣,情绪低落的看着手里的大衣


[已经…晚了吗]


太阳升起,新的一天到来了,渔民们开始下海捕鱼,今天捕到的鱼意外的多,渔民们都很高兴,有个渔民又拉起了一大网鱼时,被吓了一跳,收起网就连忙带着那网鱼朝岸边划船


[叶修,我们找到那个男孩了,还活着]


王杰希找到在走廊边面朝大海思考人生的叶修,告诉他了一个好消息,叶修立刻站起跟着王杰希到了岸边,看到了已经变的透明的蓝河


[身体状况还待检查]


原本打算当天就要离开的叶修又留下来了,一直守在蓝河的身边,渔民们天天来慰问蓝河,因为是他带来许多的鱼,是他给渔民们带来了好运


叶修看着面前还在沉睡的蓝河,原本透明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原本绿色的头发也恢复了以前的黑色,叶修轻轻抚摸着蓝河的头发,这时,蓝河的眼睫毛颤了颤,接着睁开了眼睛,叶修显得有些激动


[蓝,听得见吗]


蓝河睁开的第一眼就见到了叶修,蓝河抬起一只手想抓住叶修,叶修连忙握住他的手,蓝河开始哽咽起来


[我到了海里,才知道那些沼泽是去寻死的,我感觉自己随着沼泽慢慢溶解,非常地…非常地害怕,但是,一想到它们就要死去了,我又好难过]


叶修听完后,微微一笑,伸手把蓝河拉入怀里


[它们已经生存了数万年了,你只是和它们走过了最后的旅程,不过相遇也是缘分啊,你还活着,真好]
[嗯,还活着,还能,见到你,真好]


蓝河把头深深埋进叶修的怀里后开始大哭起来,叶修轻轻的拍着蓝河的背,安抚着他


之后,『虫师』之间,开始流传,经常看到『虫师』叶修身边带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到处游荡的他们似乎找到落脚处,一个名叫兴欣的村子





END












中途码到一半忘记保存就退了,思考了半个小时人生后,还是给补上来了(´°̥̥̥̥̥̥̥̥ω°̥̥̥̥̥̥̥̥`)快夸阿龙´◡`

【叶蓝】这个机器人会撩人 4

*理科教师叶+机器人君×大学生许
*雷者避嫌
*私设如山(大概
*梗来源《我的机器人诺伊》
*自娱自乐系列,科普党放过
*短小而又精炼(不
*ooc属于阿龙




————————————————————————————————————
小许同学,机器人还是我,选一个
叶修老师,都不选或都选,可以吗
————————————————————————————————————





许博远很震惊,许博远很烦恼,只是在接待室喝了一杯茶的时间,许博远就同时迎来了叶修和君莫笑的告白


[我喜欢你,你选谁]


许博远本该毫不犹豫的选叶修的,但不知为何叶修和君莫笑站在一起让他选择时,自己居然犹豫了起来,所以他落荒而逃了


[都是你出的馊主意,人都给吓跑了]
[嘿,笑笑你行你上啊,你不应该很聪明吗]
[……]


没办法,恋爱这种事两人都是第一次,许博远呢?回家那两人肯定会追来的,自己现在需要冷静一下,于是跑到了学校的一间宿舍里


[二笔!]
[诶!不是,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这样喊我]
[好的二笔,二笔你听我说]


李言飞很无语,李言飞很伤心,许博远喊的这个外号是因为自己游戏账号名是笔言飞,这人因为某人所以不住校,以前偶尔会来陪自己打打王者荣耀,自从跑去理科听课后就再也没来过,这天好不容易来了居然是拉着自己谈论恋爱问题,说好的兄弟爱呢?


[你是说你喜欢的人和最高科技还拥有人类感情的家政机器人和你同时告白了,你却反而犹豫起来不知道要选谁?]


许博远点点头,李言飞思考了一会,正要开口,宿舍门打开了,进来了个许博远不怎么想见到的人


[哟,好久不见啊,怎么想得起来这了]
[……柳岸,好久不见]


柳岸这人是理科的,但考进学校时,信心满满的认为自己可以得到那个名次,分数出来后却发现自己被许博远压下去了,分宿舍时,没想到还分到了一起,最后这人就惦记上了许博远,处处跟他作对,最后许博远也只好搬到外面住


自己以前来都是掐着柳岸不在的时间来的,这次因为被叶修和君莫笑刺激到,都忘了,今天这家伙会在宿舍的


[诶…好了!就给你一句话了,恋爱就是遵从自己内心就好,走吧走吧]


李言笔见气氛不对了,赶紧说了就把许博远推出去了,两人没看到的是柳岸在听见恋爱两字时,看着许博远的眼神暗了暗


许博远在路上思考着李言笔的话,硬是磨到了晚上才回到家,结果发现自家门口蹲着两个看门犬,哦,不对,是叶修和君莫笑


[你们两个……]
[欢迎回来小蓝]
[小许你终于回来了啊]


许博远一路思考,他明白对于两人自己都是喜欢的,但要如何开口,这下许博远又犯难了


[你们快先进来吧,外面冷]


许博远先把两人带进了家,刚关上门,先进屋的两人突然转过身,同时把许博远壁咚在了门上,叶修先开口了


[小许同学,君莫笑还是我,选一个]


许博远有些慌,他能清楚的听到现在自己的心跳声是有多快,他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君莫笑,虽然都是同一张脸,但却又有不一样的地方,叶修平时懒懒散散的,做事时却很认真而又快速,绝不带一点拖拉,而君莫笑很温柔,同时也很执着,眼中总是带着自信,但今天叶修和君莫笑都表现出了和自己性格不符的事,看着叶修和君莫笑带有迟疑和不自信眼神,许博远低下头


[那…那个……叶修老师,都不选或都选,可以吗?]


两人终于听到许博远的答案,互相对视一眼,许博远犹豫时两人都差不多猜到了


[小蓝真是贪心啊]
[既然小许都这么说了]


两人在许博远的脸两侧亲了一下,许博远顿时就无声的炸了,嗯,脸红到了滴血,两人低笑出声,一个揉着许博远的头发,一个挠着许博远的耳根处,这让许博远感觉有些舒服


[你们两个不会……介意吗]


许博远最终问出自己的疑问,虽然两人性格不同,但独占欲都是绝对一样强的


[因为哥可不是说话不算数的人]
[所以我们只要你开心幸福就好]


???许博远很懵逼,许博远很不解,你们两个不会背着我做什么交易吧,打什么哑谜啊,两人无视许博远的不解,一人抬脚,一人抬身,就把整个懵逼的许博远抬回了房间




tbc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下次更肉

【叶蓝】这个机器人会撩人 3

*理科教师叶+机器人君×大学生许
*雷者避嫌
*私设如山(大概
*梗来源《我的机器人诺伊》
*自娱自乐系列,科普党放过
*ooc属于阿龙




————————————————————————————————————
小许同学,机器人还是我,选一个
叶修老师,都不选或都选,可以吗
————————————————————————————————————





叶修今天很不对劲,听他讲课的小年轻都是这么说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一整天都没开嘲讽了,据魏琛老师透露,在办公室会看到带着耳机露出迷之笑容的叶修,这让他起一身鸡皮疙瘩


叶修今天很开心,在昨天得知了自己并不是单恋,叶修喜欢许博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叶修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就连知道一个文科小伙会跑来听自己的课时,最多也是对他产生了好奇,观察下来也只是觉得是个勤奋好学的小伙


也许是相识后,对他的了解变多了,小伙面子薄,一两句就可以逗炸毛,有时候却会很固执,让叶修觉得这种反差萌很可爱,有段时间,他没来听自己的课,这让叶修感觉到了名为寂寞的感情,叶修想,自己可能喜欢上他了


[诶,老叶你别笑了,老夫一身鸡皮疙瘩,你到底在听什么]


魏琛终于忍不住出声了,叶修抬头看了看,非常罕见的没有开嘲讽


[听一个小伙唱歌]


魏琛怀疑这是个假的叶修


许博远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回到家,一股香味就扑鼻而来,接着就看到君莫笑围着围裙端着两盘菜从厨房出来,君莫笑看到许博远,笑了笑


[欢迎回来,小蓝]
[叶……老师]


君莫笑很人性化的挑了挑眉,把菜放下,解下围裙朝许博远走过去,许博远还愣在原地,君莫笑走过去就把许博远抱在了怀里


[小蓝,我是君莫笑]


许博远回过神来,君莫笑太过人性化的举动让许博远有些脸热


[小蓝,为什么我一听你提叶修,我就很生气]


诶?诶!君莫笑是产生了嫉妒的情绪吗?


[君莫笑,你…是有情绪的吗]
[情绪?叶修制造出我后,他说我已经跟人类没两样了,只是缺了一样东西]


说着,君莫笑拉着许博远的手放到了心脏处,许博远感觉得到,那里有人类的体温,可就是没有心跳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许博远有点心疼君莫笑,如果……许博远手放在君莫笑的心脏处,一直盯着那儿,君莫笑有些不解许博远为什么不说话,然后他看到了许博远眼中的心疼


[咚咚]


!许博远顿时睁大了眼睛,拉着君莫笑就把自己的耳朵贴在君莫笑的心脏处


[咚咚]


许博远听到了,虽然声音很微小,跳的很慢,但他的确听到了,心跳声


兴欣迎来了一位客人,叶修有些吃惊许博远的到来,他还带来的君莫笑,他说君莫笑有了心跳声,叶修皱了皱眉,让苏沐橙带许博远去了接待室,自己带着君莫笑去了另一个房间


[看来你对小许动心了呢]
[动心?是像恋人那样的喜欢吗?]


叶修有些无奈,许博远果然是个有魅力的人,叶修手抚上君莫笑的心脏处,就如许博远所说的一样,在跳动着


[你为什么要露出悲伤的表情]


君莫笑有些疑惑,叶修笑着拍了拍君莫笑的肩膀


[没事,就是想起了一个故人]
[这个心脏是他的吗]


叶修愣了愣,真是聪明啊,不愧是我和苏沐秋的最高杰作,叶修如此对君莫笑说道


[我喜欢许博远,他也喜欢我]


君莫笑有些恼火,叶修看着皱着眉的君莫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好笑


[哥不是什么大度之人,喜欢一个人这种事本就是自私的,但……]
[只要和那天说的一样]


君莫笑打断了叶修的话,回忆起那天,叶修在许博远的家修改君莫笑的程序,叶修对君莫笑说


[这个人是哥喜欢的人,照顾好他,让他开心,把他每天的情况告诉哥,做到这些,哥就答应你一件事]


tbc










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了,决定放飞自我

得嘞,这两人翻车了

这两个想要白日宣淫,要围观的赶紧了啊
顺便帮宣个群 欢迎加入叶蓝100%,群号码:435955391

【叶蓝】这个机器人会撩人 2

*理科教师叶+机器人君×大学生许
*雷者避嫌
*私设如山(大概
*梗来源《我的机器人诺伊》
*自娱自乐系列,科普党放过
*ooc属于阿龙



————————————————————————————————————
小许同学,机器人还是我,选一个
叶修老师,都不选或都选,可以吗
————————————————————————————————————




[没想到小许你……]


待叶修帮许博远把君莫笑的开关关了后,叶修意味深长的看着许博远,许博远慌慌张张整理好自己衣服,听到叶修意味深长的话,本就有些泛红的脸就更红了


[不,我不是,我没有]
[诶,哥还什么都没说]


许博远虽然是文科专业的,但叶修的一些传闻还是听说过的,可以说叶修是理科教科书,理科方面没有他不会的,带着点憧憬,许博远没课时也会偶尔跑去听叶修讲课,而叶修也知道了有个文科小伙老跑来听自己讲课,也就把许博远记了下来,找了时间两人也就互相认识了


知道了叶修是家政机器人的总负责人,许博远对叶修了解更上了一层,不得不说不愧是叶修,但许博远还是要投诉,为什么自己买的机器人会一开机就扒自己衣服


[因为你在购买选项里选了性方面的功能啊]
[……]


叶修似笑非笑的看着许博远几秒变一次的脸色,这孩子还真是可爱


[谁叫你们那个选项字那么小]
[双击放大啊]
[……]


行吧,再说下去小家伙就要爆了,叶修决定帮帮小家伙,给君莫笑改一下程序


[你家有电脑吧]


许博远很聪明,立刻就领悟了叶修没头没尾冒出来的话,嘴里说着有有有就拉着叶修去了自己房间,叶修一进房间就看到了满屋子的歌将夜雨声烦,许博远反应过来什么,又立刻把叶修推出自己的房间,关起房门,叶修心想觉对不能告诉他这个话唠就住在自己隔壁,一会后,许博远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出来了


[你还真爱黄少天啊]
[不不不,叶老师纠正一下,我对黄少只是喜欢,他是我偶像]


学文科的许博远严肃纠正了一下叶修的用词,把电脑给叶修,叶修笑了笑,拿出U盘连接电脑,又拿出连接线把电脑和君莫笑连起来


[而且我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
[没有,我是说我去给你倒杯水]


许博远虽然只是小声嘀咕,但叶修还是隐隐约约听到了,眼神暗了暗,注意力回到电脑上,似乎想到什么,开始修改君莫笑的一些程序


许博远捂着眼睛,自己刚刚怎么就差点说出去了,他喜欢叶修,不能说是一见钟情,因为憧憬着他,有天听他讲课时,却冒出了叶修那带烟腔的声音很好听,那双拿书和粉笔的手很好看,想独占他之类的想法,挣扎了一个星期没去听叶修讲课,那些想法没有淡,反而更深了,许博远也只好妥协,他喜欢上了叶修,但是,在一起是不可能的吧


叶修给君莫笑改了一些程序后就和许博远告别了,叶修在路上戴上了耳机,不知道在听什么歌


[差点就让叶老师知道了]


许博远叹了口气,怎么说,这种感觉憋着也不好,唱出来吧,许博远点开手机上的全民k歌,张智成·暗恋


[…四目交接的时候,不要停留太久……如果跨越过彼此那道界限,是靠近还是更遥远……那是我的底线,继续将你暗恋…]


唱完后,许博远呼出一口气,听了一遍确定没什么问题,本想写些什么再发表的,但想了想后还是什么都没写就发表了,这时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声音吓了许博远一跳


[小蓝唱歌真好听呢]
[君…君莫笑?小蓝?]


许博远扭头一看,是君莫笑站在自己身后,和叶修一模一样的样貌让许博远心莫名有点慌


[因为你购买我时所用的用户名是蓝河,我这么称呼你,没关系吧]
[没关系]


真的是和真人一样啊


[小蓝,现在有什么吩咐吗?]


那么让我任性一下也是可以的吧,许博远站起伸手抱住了君莫笑,真人一样的皮肤触感,也有真人的体温,不愧是叶老师呢,君莫笑似乎像人一样愣了一下后,也抬起手抱住了比自己矮一点的许博远


啊,感觉就像在和叶修互相拥抱一样


tbc







暗恋这首歌还是挺好听的,推荐大家去听听

这一切都是套路

小蓝:我走过最多的路是叶修的套路


预告:晚上更 这个机器人会撩人 2

老叶开始用君莫笑撩暗恋自己的小蓝

小蓝大半夜不睡觉起来在厨房捣鼓什么东西,老叶迷迷糊糊醒过来问「小蓝,你干嘛呢」小蓝见吵醒了老叶,给了老叶一个抱歉的表情「肚子饿,整点野图boss吃」老叶打了个哈欠「哦,那吃完赶紧睡了啊」「好」躺回床上的老叶「我可能是在做梦」

第二天早上

老叶洗漱完,到厨房问小蓝「蓝啊,咱早上吃什么」小蓝嗯了一声「等会,我先整个野图boss吃吃,昨晚没吃过瘾」老叶「嗯…嗯?!?」





群里说的吃野图boss【乖巧.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