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龙不懒

严重懒癌晚期,最近闲的发慌

【君蓝】有本事你就抓我一个

*监管者君×求生者蓝
*私设…………
*自娱自乐系列
*放飞自我系列
*ooc属于阿龙


昨晚发的文有些bug,今早已修改√






↓↓↓正文↓↓↓











今天庄园来了一个新的监管者,名字叫君莫笑,这个监管者,不说和其他监管者不一样,长的人模人样的,还有一把怪伞,叫千机伞,什么武器都变的出来,长枪短剑热武器都能变,简直是求生者们的噩耗啊


这个君莫笑,软硬不吃,说屠就屠,一屠就全灭,简直就是魔系屠夫,求生者们全被送上天了就不说了,结束后还要被这个君莫笑嘲讽一脸,简直气死人了


蓝河头次听到这个监管者的名字时就笑了,有那么文艺的监管者吗,那我还不如叫蓝桥春雪呢


蓝河是一个剑客,对于机械一窍不通,属于机械的工具都不会用,修机比佣兵还慢,还容易“炸鸡”,但他很会遛,技能也挺无敌的


冰剑,就是他的技能,对着监管者砍一下,可以冰冻住一次监管者,作用四秒,剩下的剑可以翻窗后封住一次窗阻止监管者翻窗继续追,加速作用六秒,如果被拴上气球时,剑还没有用掉,就可以一秒挣脱气球,落地后加速作用六秒,没有他遛不动的监管者


但当君莫笑和蓝河遇上后


[医生被送椅子了,你们专心破译,我去救人]


蓝河看了一下,四台机子,才刚刚破完一台机子就已经有一个人被抓了,这可有点麻烦


君莫笑在守尸,蓝河从背后上去就是一剑,哪知君莫笑对着蓝河那一剑就开了个伞,伞被冰封了起来,蓝河以为君莫笑被冰封起来了就去救医生


[小心!]


当蓝河想躲时已经晚了,君莫笑一个恐惧震慑就把蓝河直接被打趴了,蓝河内心卧了个槽了,这个君莫笑是怎么躲过去的


[哎呀呀,遇到了一个小剑客呢]


蓝河听到头上传来一个低沉又有些慵懒的声音,抬头看过去,那个君莫笑蹲在他面前,因为被恐惧震慑打的头晕眼花,蓝河看君莫笑的脸都是模糊的,只隐隐约约看到这个君莫笑似乎叼着一根草,感觉特别欠揍的样子


医生在君莫笑和蓝河说话时已经被救下来了,可蓝河不说,要给队友逃跑的时间,但其实君莫笑是知道的


君莫笑站起来看向那三个人逃跑的方向,又看了看正在悄咪咪自愈的蓝河


[小剑客,咱们待会见]


君莫笑就这么把蓝河给丢下了,也不放椅子,任蓝河自愈后跑路,蓝河自愈站起来后一脸气愤,我一定要让他追我!


蓝河去翻箱子,辛运翻到了针筒,先给自己来了一针回血,医生在这时再次被抓并送回了庄园


这时还剩三台机子没破,这次轮到魔术师被送上椅子了,蓝河拿上剑继续去救人


蓝河来到绑魔术师椅子旁,君莫笑也不打他,就扛着伞,叼着根草笑眯眯的看着他,这次蓝河看清了君莫笑的样子,的确是人模人样的,还有点小痞帅


什么鬼,救人要紧,蓝河甩了甩头,转身就去解绳子,解到一半蓝河突然撤手闪开,君莫笑一个攻击就打到了椅子上


蓝河见骗到刀了,立刻去救魔术师,结果刚开始解绳子,蓝河再次被恐惧震慑


[??!!!]


蓝河一脸懵逼,刚刚不是骗到刀了吗?魔术师估计自己是没救了,给机械师发了消息让她专心破译,现在还差两台机子就可以开大门了,君莫笑也不急,再次蹲到了蓝河面前


[啧啧啧,小剑客啊,你两次救人都被恐惧震慑了呢]
[(▼_▼#)]


蓝河一脸你刚刚不是被我骗到刀了怎么还那么快就打到我,君莫笑笑了笑,抬起枪形的千机伞在蓝河面前晃了晃


千机伞,一技能,随机抽取一个近距离武器并变化为抽取到的武器,技能冷却15秒,二技能,随机抽取一个远距离武器并变化为抽取到的武器,技能冷却20秒,其中枪形武器最难抽到,几率10%,攻击范围20米,一发子弹,一枪算两刀,一枪后没有停顿可继续普通攻击


蓝河想起前晚普及的监管者的武器资料后,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君莫笑看蓝河的表情知道他是知道的


[小剑客,你应该知道哥的这个技能吧]
[ㅍཀㅍ]


魔术师飞了后,就只剩一台机子了,君莫笑再次把蓝河丢在原地去找另一个人,机械师其实早在不远处躲着,正好君莫笑走了,立刻跑过去给蓝河治疗


快治疗好时,心跳突然出现,机械师顾不了那么多冒着被恐惧震慑的危险继续治疗,最后运气还是很好,治疗好了蓝河,但机械师还是被打了一下


机械师想着君莫笑很有可能来追自己,为了不拖累蓝河让蓝河逃走,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冲向了君莫笑


结果君莫笑直接路过了她去追蓝河了,蓝河一会儿就被打倒了,面对强大的对手,真的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蓝河再次被丢原地,君莫笑继续去找机械师,机械师正藏在一个柜子里,心跳慢慢明显起来,君莫笑路过一个柜子停顿了一下,看着柜子底下的小碎花片,笑了笑,拉开了柜子


机械师被送上天了,投降?不,蓝河绝不屈服,离地窖还有段距离,蓝河艰难的朝地窖爬去


君莫笑找到蓝河时,蓝河已经快爬到地窖了,最后蓝河依旧被君莫笑拴上了气球,但是,蓝河还有最后的杀手锏


蓝河一剑砍断了气球线,落地立刻跑到了地窖边,转过身,一只手扒拉这一只眼睛下皮,吐着舌头,另一只手朝君莫笑比了一个中指


[诶……你要是不皮就可以逃走了]


君莫笑叹了口气,使用二技能,抽到了一个长钩,蓝河一看想马上跳地窖,可最后还是被君莫笑用长钩给钩回来了


蓝河再次被拴上气球,蓝河拼命挣扎着,眼见已经要到一个椅子旁了,蓝河最终还是放弃了,但君莫笑却路过了那个椅子


在连续路过了三个椅子和两台机子后,蓝河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你到底想干嘛]
[嗯,那台还没破译的机子快到了]
[???]


之后,君莫笑把蓝河放在了一个没有破译进度的机子面前,蓝河看向君莫笑,君莫笑笑眯眯的说道


[你把这台机子破译了哥就放你走]
[我就不修,有本事你让我上天]


君莫笑不说话了,就站在他旁边看着他,蓝河被君莫笑盯的浑身发毛,无奈开始修机


十分钟过去,蓝河看着那进度条终于到了一半,蓝河深深叹了口气,继续修机,君莫笑突然出声


[修机真的很慢呢]


君莫笑话音刚落,蓝河看到机子被君莫笑踹了一脚后,进度条清零,君莫笑带的辅助特质原来是失常啊,蓝河恍然大悟,怪不得他们修机慢……等等


[……]
[……]
[……]
[君!莫!笑!]


君莫笑看着蓝河气急败坏的样子,莫名觉得有点可爱,笑了笑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快破译吧]


蓝河狠狠瞪了君莫笑一眼,只好重新开始破译机子,二十分钟后,最后一台机子终于破译完了,蓝河因为回光返照也满血了,蓝河看了眼君莫笑,君莫笑的眼睛闪着一丝红光,是挽留,扎心了老铁


蓝河见君莫笑没有再打他,于是蓝河最后成功逃脱


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蓝河的每一局都能遇到君莫笑,蓝河可能没想到,自从和君莫笑有了交集后,君莫笑也应了蓝河的那句话,真的去追蓝河了


之后的故事,你们就自己去脑补吧



END







君莫笑:诶,同行们,要是你们遇到小剑客就把那局让给我吧


















我还是没赶上在昨天发文,于是烂尾了🌚好吧这不是理由

【叶蓝】属于我们的酒

*说了好久的调酒师paro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系列
*求科普党放过
*自娱自乐系列
*放飞自我系列
*ooc属于阿龙
*蓝河为本名








↓↓↓正文↓↓↓









昏暗的灯光,低沉的音乐,人们沉醉在美味的酒香中,吧台里站着一个慵懒的男人,他那流水一般的调酒技术让人不可小觑


[老叶!一杯血腥玛丽!]


男人不慌不忙先把手上的酒调好,将酒倒入杯中递给面前的客人,才开始准备血腥玛丽,兴欣酒吧,今晚的客人,依旧很多


兴欣酒吧,以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酒吧,虽然客人不是很多,但也足够撑起店面了,但自从有天,来了一个男人后,小酒吧的客人越来越多,连名声也打了出去


[血腥玛丽!]


男人喊了一声,一个女人便走了过来,端起酒杯送到点了血腥玛丽的客人那,招呼好客人后,女人走了回来靠到吧台上


[老板娘,你要来一杯吗?]
[不了,我说老叶,你找到你想要找的人了吗?]


男人摇了摇头,从兜里掏出烟盒,拿出了最后一根烟点上,男人深深吸了一口烟,回忆起那天发生的事


青年像醉死一样靠坐在酒吧门口旁边,当时店里出来了一个少年,这位大哥,你还好吗?少年摇了摇青年问道,但青年没有反应,要不是还有呼吸,少年还以为他死了,大晚上的太吓人了


青年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青年看自己躺在陌生的床上有些不解,这时少年进来了,你终于醒了啊,你昨晚上睡死在我们家酒店门口,我就让我爸把你抬了进来


小弟弟,你这么乐于助人好吗,万一哥是坏人你该怎么办啊,青年很感谢少年让自己睡到床上,但又忍不住提醒这个少年下次不要乱让陌生人进自己家


你都这样提醒我了,那肯定不是坏人,而且我昨晚看到了,你酒量那么差还一个人来,眼神还那么的悲伤,是出什么事了吧


青年眼神有些黯淡,一个朋友去世了,少年看到青年突然悲伤起来,有些慌张,抱,抱歉,请节哀,青年对少年笑了笑,抬手在少年柔软的头发上揉了揉,没事


青年离开时,少年笑着对青年说,如果以后有什么烦心事就来我家酒吧吧,我也会调酒的,肯定的是比不上那个传说中的叶秋大大,但请你不要嫌弃我啊


男人至今还记得那个少年那纯真的笑容,男人有些后悔当时没有问到少年的名字


[叶修哥,有人说要挑战我们酒吧最厉害的调酒师]


男人抬起头看向酒吧门口的一群人,勾了勾嘴角,那还真有意思,不是来挑战,应该是来砸场子吧


那群人朝吧台走了过来,一个人手杵在吧台上,看向叶修


[听说你就是最近特别出名的调酒师?]
[嗯?原来哥那么出名啊,客人要来点什么酒?]


叶修丝毫不在意那人傲气的口气,淡定的拿起一个酒杯擦拭着


[干什么,想找你挑战一下]


叶修没有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拿了辛辣金酒,绿色薄荷酒和菠萝汁倒入雪克杯开始摇合,还很轻松的朝空中抛了抛,几次让人以为叶修会接不到那雪克杯,接着叶修将调和好的“环球”倒入一个酒杯中,还拿了一个绿樱桃放在酒杯上作为装饰,把酒杯推向那人


[只要能调出和这杯酒一样的味道,哥就认输]


那人对叶修对他的无视很是气愤,对叶修敢说出这么大言不惭的话也不屑一顾,可当那人喝了酒后就不动了,脸上的不屑全被震惊所代替,那人肯定,光凭味道,他们这边肯定是输了


[尴不尴尬,打不打脸]
[你!]
[诶诶诶,别叫了,尴尬了就赶紧走吧,哥要休息了,要踢场子有本事找黄少天来踢]


叶修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转身出了吧台走进了休息室,而那人还准备说什么就被叶修最后一句话给吓的不敢再多说什么,带着其他人走了


[他是谁,居然猜出了我们是蓝雨那边的,我们明明都还没出手]


叶修当然不会那么神通广大有什么预言能力,不过是以前有次到蓝雨那边和黄少天pk时见到过刚刚领头的人,只是那人没见过自己而已,不然那人哪还有胆子来踢场子


第二天晚上,他们还真将黄少天给请来了,还不止黄少天,还有蓝雨酒吧的老板喻文州


[喂喂喂,你们真要来踢场子啊]
[老叶你不厚道啊!给我们的小年轻留点面子不行吗?看把他们吓得来找我们,我们还就真的来踢唔!]
[前辈说笑了]


喻文州在黄少天即将说出不得了的话之前捂住了他的嘴,叶修一脸无奈的掏了掏耳朵,而跟在黄少天后面的几个顿时苦了脸,少天大大,你这样说我们不是更没面子吗


蓝河很震惊,蓝河非常震惊,蓝河还很懵逼,今晚上不过是因为跟着自家老板来,听说是长见识,接着蓝河就看到了,自家老板对着自己小时候给借住过一晚的,自己曾暗恋过的男人喊前辈,对了,少天大大好像喊他老叶来着,姓叶,难不成是叶秋大大!他小时候都错过了什么!


论发现小时候暗恋的人其实是个大佬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说实话,蓝河因为那时候还小,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只是在看着那个男人悲伤的喝着酒,就觉得那个男人特别的吸引人,让人有种奇怪的悸动,等他明白时,那个男人便成了他的初恋,高中时,他也尝试着和别人谈恋爱,可是完全不行,他的脑海里全是那男人的样子


叶修看到了一个人,叶修立刻就愣住了,叶修也看到了那人震惊的眼神,不是震惊自家老板喊一个小酒吧的调酒师前辈,而是见到了认识的人的震惊,他还记得自己,还认出了自己,这是叶修可以肯定的


[如果是叙旧,就去后面的休息室吧]
[老叶你怎么不在前台招呼招呼我们,既然是叙旧那就应该来点酒吧]
[想要我招呼?行,每人五百]


叶修不理黄少天在后面抱怨自己是黑心商人还是什么,直接走进了休息室,走进休息室之前,还不忘给一个人眼神,至于自己的小动作被喻文州看见了也不在意


蓝河看到了叶修递给他的眼神,他还记得他,接着自家老板就让其他人留在外面,带着自己……进去了,诶!!!!


[你叫什么名字]


蓝河有些出神,一个磁性而低沉的声音让他回过了神


[我叫蓝河]
[哦,小蓝啊,真是好久不见了吧]


叶修抬手就揉了揉蓝河的头,笑道,还是和以前一样呢,蓝河感觉自己的耳朵有些发烫


[原来前辈你们认识啊]
[嗯,小蓝以前帮过哥一个大忙]


叙旧叙的差不多的时候,蓝雨众人都走了,就蓝河被叶修给留了下来,这个时间点,店里的客人也几乎没有了,蓝河被叶修拉到了吧台里面,叶修强烈要求蓝河给自己调一杯酒


蓝河有些紧张,但在叶修鼓励的眼神下,深呼吸了几次后便冷静下来了,蓝河想了一下,决定好要调什么酒后便开始动作了


65毫升金酒,25毫升接骨木花利口酒,50毫升接骨木花露,5毫升橘子比特酒,25毫升热情果果汁,四分之一茶匙青柠汁,四分之一茶匙柠檬汁……叶修仔细的观察着蓝河,向日葵鸡尾酒吗……向日葵的花语好像是…………想到这儿,叶修有些期待起来,原来自己不是单向的吗


[请慢用]


蓝河有些忐忑的把自己调的酒摆到叶修面前,叶修抬起酒杯尝了一口,叶修有些意外的感觉这边酒里的感情,纯真,小心翼翼的,不敢表露自己的心意,叶修笑


[这是一杯很美味的向日葵鸡尾酒,哥可以感受到你的心意]


蓝河突然感觉心跳有些加快,他能感受到我的心意,他知道了?蓝河看着叶修慢慢的将那杯酒喝完,叶修站起来走进吧台,蓝河自觉让开了位置


透明朗姆酒40毫升,菠萝汁60毫升,椰汁20毫升,石榴糖浆2大滴,安格斯图拉苦酒1大滴,叶修将这些与碎冰一起放入搅拌器,搅拌好之后注入酸酒杯,再插入2根吸管


“Casablanca”一杯制作过程非常简单的鸡尾酒,但它有一个酒语,命运的邂逅


如果你对这个单词的第一印象是那部著名的电影,那么它的潜台词可能是“为什么我这么幸运,会遇上你?”;如果你知道有一种叫做casablanca的百合花,那它的花语是“永不磨灭的爱情”;如果你的联想范围仅仅到它是个城市名字,那么至少它“蓝天白云、风和日丽”(网上找到的)


[小蓝,既然是两情相悦,不如就跟哥试试?]


叶修将酒杯抬到蓝河面前,蓝河被这个消息炸的有些蒙圈,他不是单向!蓝河回过神来,脸早就通红了,叶修笑着摆下酒杯


[小蓝,你的回答呢?]
[我…我我喜欢你!]


叶修托起蓝河的脸,蓝河紧张的抓着叶修的袖子,他感觉到一个温柔的吻落到了他的唇上


“Casablanca”那是属于他们两人的酒





END














然后我就烂尾了[捂脸]

【叶蓝】我是你的病,也是你的药

*医生叶×病人许
*某个小可爱的奖励
*自娱自乐系列
*放飞自我系列
*欢迎捉虫
*ooc属于阿龙






↓↓↓正文↓↓↓








[下一位]


叶修对照病人所述的情况,一笔写下了只有医生护士才看得懂的药品名称,撕下单子递给了病人,等待下一个病人


[叶医生]


听到熟悉的声音,叶修抬起头来,那是一个让人看起来很舒服的青年,一双清澈的眼睛,一头看起来就很柔软头发,让人有想去揉一揉的冲动


这么想着的叶修,在青年坐下来以后也真这么做了,青年一下子就脸红了起来,叶修看青年脸红的样子,笑着揉的更起劲了


[小许同志,这次哪不舒服呢?]


这个青年名叫许博远,在有一次发高烧,被家人送到这所兴欣诊所后,本来很少生病的许博远就三天两头的往这里跑


一次是头疼,一次是胃疼,一次又是脚疼,真的是从头疼到了脚,小孩这样三天两头的折腾,叶修哪还不知道小孩什么心思


看小孩那折腾劲儿,钱也是不心疼的送给兴欣诊所,叶修看着也是觉得小孩老实可爱,也由着他,药开给他的都是增强体质什么的,他给的钱也另外放在一个地方存着


[叶医生,这次我是这儿疼,你帮我看看]


许博远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叶修拿起听诊器戴上,许博远也配合把外衣脱了,剩下单薄的衬衫,叶修将听诊器放在了许博远的心口上


两人的距离有些近,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听诊器冰凉的感觉,可阻止不了许博远因为距离太近而产生的快速跳动


[小许,你这个心跳有点快啊,哥也不太明白你是怎么了,能具体讲讲吗?]


许博远看了眼笑得痞痞的叶修,低下头试图掩饰神情,开始讲诉自己的病情


这个病是从那天发高烧后开始的,回到家以后,那个给自己看病的医生温柔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荡着,就忍不住开始回忆那个医生的样子,但因为当时发着高烧,对医生的样子根本就是模糊的,只记得他的声音和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于是我就开始往这个诊所跑]


第二次来到兴欣诊所时,在外面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人,于是就想办法装病,最终见到了那个医生


他一身休闲服,白衣大褂随意的穿在身上,脚上拖着毛拖,嘴上叼着一根没有点着的烟,全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慵懒的气质,虽然穿着上很不搭边,但我却很喜欢他那样子


之后就开始忍不住三天两头的装病往兴欣诊所跑,就为了看看他,一天不见他,就会觉得心里空空的,但只要见到了,哪怕只是一瞬间,也会开心一整天


[叶医生,我认为这是一种病,你说,该怎么治疗]


许博远认真的看着叶修,叶修笑了笑,开始帮他分析病情


这个病啊,名叫爱,治病要从根入手,根又分几条,就像你说的,一天见不到就觉得心里空空的,那是名为寂寞的病根之一


[要是他有了女朋友,你是不是会感觉心像被扎了一样,并且对那女朋友没有多少好感]


许博远似乎想象到了那一幕,眼神黯然的点了点头,叶修揉了揉他的柔软的头发安慰他,这只是个假设,别伤心


同时这也是病根之二,它们分别被称作吃醋和嫉妒,想要治好这些病根,有一条你应该已经知道该怎么治疗了,只要见到就好


[那么其它病根呢,哥需要对症入药,告诉哥,那个医生,叫什么名字]


许博远抬起头看着叶修


[叶修]
[嗯?]
[那个医生的名字叫,叶修]


叶修笑的一脸开心,抬起许博远的下巴就吻了上去,许博远的脸立刻就变了个通红,但还是不甘落后的回应了叶修的吻


[阿远,现在哥已经给你开了副药了,你要好好收好他]


许博远点点头,紧紧抓住了叶修的手


既然我是你的病,那我同时也是你的药,我也非常乐意为你治病


END


门口偷听的兴欣众人:那么一本正经的看病的吗?!












我感觉今天榨的有些猛,果然是因为太闲了?肝的有点猛,就短小的一千三百字左右了,小可爱看看满不满意 @淡笺素语

【叶蓝】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杀手叶×少爷许
*失踪人口回归
*自娱自乐系列
*放飞自我系列
*ooc属于阿龙





↓↓↓正文↓↓↓






许家有一个少爷,他是远洋公司总裁的儿子,同时,他也是唯一的候选人,所以他从小被教育的一丝不苟,只要涉及到公事,他一定会非常正经,但是他在私底下对待朋友还是很温柔开朗的


许家的亲戚也是非常的狗血,因为人的私欲,也对咱们这个候选人,进行过各种狗血的陷害,暗杀,绑架等各种计谋,他父亲为了保护他还把他丢到军队里训过一阵子,所以,那些什么下三滥的计谋也统统对他无用了


23:00
一个夜晚,许博远正准备睡觉时,一个人影突然闯了进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晕了过去,于是,许家唯一的候选人就这样被带走了


[呃……]
[哟,你醒了啊]


1:02
许博远醒过来就看到一个带着半脸面具的男人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面具虽然遮住了那人的脸,但却遮不住那双深邃的眼睛,也许是因为被绑架惯了的关系,许博远并不慌张,先是冷静的打量了一下周围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居住房,许博远被反手绑在一个单人沙发上,那人的捆绑技术可以说很好,绑的不紧但可以使人挣脱不掉,而且又不会让绳子在被绑的人身上留下痕迹,除非是被绑的人使劲挣扎


[嗯,看你那么淡定哥也就放心了]


许博远听到男人再次出声,环境打量的也差不多了,想着自己暂时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便看向男人准备和他谈判


[你想要什么?]


男人掏出一根烟点着,坐到许博远面前的茶几上,朝许博远吐了口烟,许博远不喜欢烟,忍不住皱了皱眉,男人看许博远那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那低沉的笑声让许博远感觉耳朵痒痒的


[放心吧,哥什么也不想要,你也不会有生命危险,说真的,虽然我接到的任务是让你在自己的卧室死去]


男人站起身坐到了离许博远远一些的沙发上,许博远周围的烟味少去,许博远的眉头也松了一些,许博远仔细的打量着男人,一身宽松的休闲服,脚上还拖着人字拖,跟男人脸上神秘的面具格格不入

[你,算是哥最后一个任务,完成后哥也打算金盆洗手了]


许博远有些不解,按照男人的说法,那这个男人应该是一个杀手,如果按照正常思维来想,既然是最后一个任务,不都应该更好的来完成吗?


[都要金盆洗手了,还杀人干什么,杀一个身上的罪孽就要增加一重,对于组织,哥该还的也还完了]


许博远看男人那深邃的眼睛闪过了一丝复杂,许博远想,这男人一定是个有故事的杀手,但许博远不会去问,况且虽然没有生命危险,自己现在还被绑着呢


那男人没再继续说话,看那样子似乎是陷入了回忆,许博远也没出声打扰,男人能悄无声息的绑走自己,就算挣脱了绳子自己也跑不了,不如就睡一觉好了,反正自己是没生命危险的


1:45
男人从回忆中醒过来,看到已经睡着了的许博远,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人真是对哥也太放心了,男人站起身走到许博远面前,绑他过来时这人已经准备睡觉了,所以身上还穿着睡衣,淡蓝色的睡衣穿在这人身上,显得他比平时正经的样子更…年幼可爱?哥在些想什么


男人最后还是忍不住揉了揉许博远的头,给许博远松绑后,小心翼翼的抱起人到卧室,给人盖好被子便出了房间


3:35
许博远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床上,许博远有些懊恼,毕竟在军队训练过,就这么简单被这男人绑过来,可见男人是非常的厉害了,但自己居然那么放松,连警惕性都没了,要是换做别人,或许早就趴下了,哪还能让男人轻易给自己移动位置


还有这男人什么意思,给自己松绑了,还让自己舒舒服服的睡在床上,还没想明白这男人什么想法,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许博远打开门,血腥味更重了,原本靠在门口的男人没反应过来,不,不是没反应过来,是已经没力气再动,一下子往后倒去,许博远立刻扶着男人,才没让男人的脑袋和地板有亲密接触


[你…快……离开这里]


许博远没有说什么,先是把男人扶进了房间,把门锁上,男人的腰侧一片血红,许博远解开男人的衣服


[诶诶……你想干什么,对哥有非分之想吗]


许博远忍不住瞪了男人一眼,脱下男人的衣服,先撕下了几块衣服按住男人伤口给他止血,又将剩下的撕成布条,简单给男人把伤口绑起来


刚刚处理好伤口,外面就来着人了,许博远贴到门口听了一会儿,走到阳台看了看高度,四楼,距离三楼阳台还不算远,但带着个人有些费劲,但也没办法了


[叶修]
[嗯?]
[哥的名字]


许博远看向靠在床头的男人,他似乎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掏出烟来叼着,但并不点着


叶秋,嘉世里的头号杀手,叶修和他是什么关系,许博远想着这会不会是假名,而他就是那个叶秋,谁那么厉害能把这头号杀手请来暗杀自己,可惜没成功


[不管谁厉不厉害,接不接任务还得看哥的心情呢]


许博远惊了一下,原来刚才自己一不小心把心里话都给说出来了,不对,为什么自己在这人面前会这么放松,许博远忍不住皱起了眉,许博远还想说些什么,可外面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他们继续交谈下去


许博远扯下床单撕成条,扶着叶修来到阳台,许博远拉着床单,叶修拉着另一头先跳了一下去,安稳落到三楼阳台后扯了扯床单,许博远把叶修那头的床单拉上来,绕过阳台柱子一圈,拉着两头跳了下去,安全落地后,便将床单全部扯了下来


[有手机吗?]
[里面有座机,放心吧,这间房也是我买下的]


许博远将叶修扶了进去,先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司机说明了自己的位置,继续扶着叶修朝外走,刚走出楼房没多久,四楼就传来了一阵爆炸声


[就料到他们会这么做]


4:29
许博远转头看过去,四楼的爆炸已经波及到了五楼和三楼,看来嘉世已经想要叶修死了


[虽然血止的不是很及时,但也还好伤口不是很深,还是输点血比较好]


4:52
医生打量了一下这个带着面具的男人,但作为许家的医生,他是不会多问的,医生给叶修输上血就走了


[你这么大胆把绑匪带到家里来,还给绑匪治疗伤口,这样好吗?]


许博远坐在床边看着叶修,自己也有些不明白自己现在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不好的,你算救了我一命,我现在救你也没什么]


叶修注视着许博远的眼睛,那是双非常清澈的眼睛,许博远受不了叶修较为火热的眼神先移开了视线,同时也让已经有些泛红的耳朵露了出来


[许博远]
[嗯?……!]


许博远刚转回头,就感觉唇上多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叶修在许博远愣神的一瞬,按住了许博远的后脑勺


[你!唔…嗯……]


在许博远开口时,叶修趁机将舌头伸了进去,许博远一直以来对那些亲戚的防备,在叶修这边一瞬间崩塌了


[阿远,希望我们还能再见面]


许博远已经被叶修吻的有些找不到方向了,只感觉到脖子一紧就晕了过去,再次醒来已经是早上了,躺在床上的人换成了自己,而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6:00]


叶修……你既然让我喜欢上你了,你就别想再逃掉


[管家!把叶修这个人给我找出来]
[好的,少爷]


………………


许博远刚从一个网吧走出来,明明接到消息他人就在这个网吧工作,怎么会不在,许博远有些郁闷的走着,在路过一个小巷子时,一只手突然捂住许博远的嘴,将许博远扯了进去


许博远正想反击时,便看到了那熟悉的双眼,那人身上的烟味莫名让讨厌烟味的许博远安心


[阿远,想哥了吗?]


许博远眯了眯眼睛,扯住叶修的领子就吻了上去,叶修捧住许博远的脸,回应着他,叶修突然感觉唇上一痛,接着嘴里感觉到了血腥味


[嘶……这么狠啊]
[你要是再敢离开我,我就打断你的脚]


叶修开心的笑了起来,以后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就绝对不会离开你,我们已经互相将对方囚禁在了心里


END











文里的时间有惊喜哦✧(≖ ◡ ≖  )

〈二〉家里小妹有喜欢的人啦!两位哥哥各种不舍

〈一〉家里小妹有喜欢的人啦!两位哥哥各种不舍

叶修的日常坑人(◔◡◔)

宣群占个位,此群专门讨论各种cp,提供帮忙磨皮,大家如果想要来此群,欢迎加入十年荣耀 永不散场,群号码:664156962,进群后唯一条件,大家好好相处,不要互掐就好♬︎*(๑ºั╰︎╯︎ºั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