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龙你好污

全职杂食党,主叶蓝,鹤一,朱修,严重懒癌,还有,其实我不污

【叶蓝】The sore feet song(番外)

*虫师叶×能看见『虫』跟着老叶到处跑蓝
*小蓝本名为蓝河
*剧情内容取自《虫师》第十一集
*自娱自乐系列
*放飞自我系列
*OOC属于阿龙




↓↓正文↓↓





蓝河不明白为什么叶修要到处旅行,就算是兴欣这边只是偶尔回来,回来最多也只会在四天后就会离开兴欣,不过叶修没说,他自然不会去问,但他是绝对会跟叶修到处旅行的


叶修本不想让蓝河跟着自己,但耐不过蓝河的执着,自己也的确不想跟蓝河分开,路上叶修也绝对会保护好蓝河


路上休息,叶修和蓝河排排坐在一家小店门口的椅子上吃着面,蓝河拉了拉叶修的衣服


[叶修,山上有个洞]


叶修转过头看向蓝河所指的方向,山上的洞非常大,就像是被什么贯穿了一样,但只是眨眼的瞬间,那个洞又消失不见了


从蓝河被救回来后,蓝河也可以看到『虫』了,叶修也教给了蓝河很多有关『虫』的知识,这样就算自己不在时,蓝河也可以自己保护好自己不会无缘无故受到『虫』的影响


[啊,消失了]


蓝河看向叶修,眼神疑惑,叶修揉了揉蓝河的头,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快把面吃完,待会还要继续赶路的


[只是,要是没人去的话]
[但是…就算是谁去了也只是重蹈复演而已]
[果然现在不能进山里去,无直大师不是也说了吗]
[可这关系到他的安全啊]


叶修和蓝河路过,听到了窃窃私语的谈话,蓝河看向叶修,叶修明白的点点头


[山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家小蓝就是温柔善良又可爱,抱着如此想法的叶修,朝那群人提出了疑问


[你…你是谁?]


村民们听到有人提问纷纷看向叶修和蓝河


[哥是『虫师』,这里山的情况有点怪,哥想自己应该帮得上忙]
[喂,『虫师』]
[他说他是『虫师』呢]


村民听到叶修说自己是『虫师』时,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什么?叶修有点懵,蓝河用手肘碰了碰叶修,这里的村民不会讨厌『虫师』吧,一个年长一些的老人走出来,听到其他人喊他是村长


[那么,请一定要帮帮我们,请找找住在这深山里的『虫师』无直大师]


村长说着就要跪下来,蓝河连忙上前扶起村长,叶修走过去坐到一边,说说什么情况吧,哥也就因为好奇心作祟而已,不用行此大礼


这山里住着全能的山神,无直大师是唯一知晓神意的人,做任何事的时候村民们都先请示大师的意见,在收割的季节他们不能进入深山,这也是大师定下的规矩,可是在无直大师突然消失不久,有几个人打破禁忌进入深山找他,结果得了热病而丢了性命


叶修和蓝河进入深山,叶修发现了一些事,山上的精气很重,有点甜又有点苦,仿佛渗进皮肤一般的味道,这里有光脉的主流


生命之河流淌的地方,而且现在是收获的季节,即使是普通的山上精气也会增加,如果没准备的话,一定会中毒,这里应该有守护光脉主流的灵兽


[山的异变也许是因为灵兽的变化吧,这样的话,那个『虫师』应该知道原因]


叶修找了个较宽阔平坦的地面,放下背着的箱子,在里面找一些东西


[沙沙]


两人听到了一丝动静,转过头,看到一个孩子突然倒下来,蓝河连忙过去抱住孩子没让他受什么伤,叶修走过去蹲下轻轻拍了拍那孩子的脸


[喂,醒醒]


小孩睁开眼睛,看到蓝河略担心的脸,还有一个叼着烟一脸无畏的大叔(喂,哥有那么老啊)


[你在这里做什么]


蓝河问他,小孩警惕的看了眼,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是来找无直大师,因为是大师的弟子,叶修捏着烟想着这个无直连弟子都有呢,掏了掏衣包,拿出一个黑色的小药丸递过去


[把这个含在嘴里]


小孩接过,不小心咬碎了药丸,顿时捂着嘴说好苦


[这是提神的药,头晕的时候才嚼的,谁让你现在嚼了]


叶修好笑的看着小孩,蓝河无奈摇摇头,你怎么不早告诉他呢


[小蓝,你和他在这先待着,现在开始由哥来大展神威来找那个无直]


叶修卷起手袖,脱下鞋子,将刚刚准备好的光酒摆成一圈


[你在做什么]


小孩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要问『葎』了]


『葎』是一种宛如山的神经的『虫』,它的意识游走于花木之中,叶修盘膝坐在正中央,一只手触地,没一会,叶修感觉差不多要来了,接着,蓝河和小孩就看到叶修触地的那只手周围冒出了一条条类似小手一般的『虫』


这就是『葎』吗,蓝河想着,看着那些小手似试探一般碰了碰叶修的手,然后向叶修的手臂延伸上去,突然一瞬间,『葎』就爬满了叶修的全身


[叶修!]


『葎』叶修是给蓝河普及过,蓝河也明白叶修现在是在做什么,但还是有些担心的叫了一声


叶修闭上眼睛,精神力跟着『葎』移动着,没有,这也没有,到那边看看,去山的另一边,找到了!叶修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那个人影转了过来,突然间『葎』自动跟叶修脱离了联系,叶修有些震惊


[叶修,你没事吧]


蓝河上前扶起叶修担心的问道


[原来如此,走吧,这边]


叶修冒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后,背上箱子朝一个方向走去,路上,三人听到了钟声,现在大概七点了吧,蓝河看了看钟声传来的方向说道,小孩却在奇怪那个方向好像没有钟吧,叶修并不在意让他们快点跟上


三人来到了一个小悬崖边,小孩看到了一颗树上挂着无直大师的帽子,接着他们听到了无直大师的声音


[喂,这边]


被救上来的无直大师为感谢,邀请叶修和蓝河到他的小屋子那去坐坐


[这么说,是因为脚滑而受了伤喽]


听了无直大师的解释,小孩在旁边又重复了一遍,无直大师说自己一直吃周围的果实和草度日,水的话自己有带,没有他帮忙传达神意,村里的人可能很困扰


[不过也真是,竟然被同为『虫师』的人救了]


无直大师笑说着,一边递过去酒葫芦要给叶修倒酒,叶修也笑笑拿下嘴上叼着的烟,端起酒盏接着无直大师倒给他的酒


[我叫叶修,我酒量不行,就你干杯我随意吧]


应该是我干杯你随意到你这儿怎么就反了,蓝河嘀嘀咕咕道,却不料被叶修给听见,并伸手胡乱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无直大师在旁边看的哈哈大笑说你们两感情还真好,惹得蓝河一阵脸红


[这座大山就像我自己的庭院一样,没想到居然在那个地方滑了脚,人老了,我也是到该卸任的时候了]


叶修慢慢喝着酒盏里的酒,顺手将坐他旁边冲瞌睡的蓝河拉下来睡在他膝盖上


[你是指山神吗]


叶修观察着,在他说到山神时,无直拿着酒葫芦的手紧了紧


[能将哥这个入侵者控制的『葎』弹开,这不是灵兽能办的到的,而是人的法术吧]


先前蓝河看到的山的异变,是因为无直在崖边无法动弹,无法四肢施法造成的,叶修说出了他的推断,无直闭上眼点点头,不过等明天他的脚好了,又能扮演“山神”了,山也会恢复原状


[但据人来说,做灵兽的工作很辛苦,你难道有什么苦衷吗?]


你应该注意到了,无直对叶修说,这里有一条光脉的主流,本来是有正统的灵兽来仰止山上的灵气,不过被村里的人误杀了,一开始,是河水有酒的味道,接着是草木因为过度生长而几乎全部腐烂


无直以前也是旅行的『虫师』,经常会在这个村子里借宿,看到这里的情况后,决心留下来做这里的“山神”,他妻子因为长期生活在精气迷漫的山上而过世了


喝完那小盏酒的叶修拿起之前抽到一半的烟继续抽,看了眼在无直身边同样睡着的小孩


[那么,你想让这个孩子做下届的“山神”吗?]
[啊,是的]


能在山上行走自如,小孩的资质的确不错,叶修似赞赏的点了点头,无直也有些自豪的说,那是当然了,小孩是大山抚养的孩子


喝了山上流下的水,女人们都会孕育很多小孩,养不活的就被遗弃到山里,没有被野兽吃掉而活下来的只有这个孩子,但村里,这孩子的兄弟都夭折了,一年前,孩子的父母来把他领回去了


他们还真是自私呢,叶修深深吸了口烟,又吐出来说道,说的没错,但也没办法


[我想他还是留在父母身边比较好]


远处一声钟声响起,叶修奇怪的看向钟声传来的方向,这么晚了还有钟声?无直又突然问起他话来


[你是一直这么辗转流浪的吗?]


蓝河似被莫名其妙的钟声吵醒,又似对这个话题感兴趣而从半睡半醒的状态醒来,但蓝河还是在有些刚醒的朦胧中揉了揉眼,叶修看蓝河觉得特别可爱,把人给拉进自己怀里抱着,蓝河也乖乖的顺着他动作


[是啊,毕竟哥体内寄生了很多『虫子』,在一个地方住下的话,不出半年就会出现『虫』的巢穴,这也是哥使用『虫』的必然代价吧]


啊…原来是这样,蓝河迷蒙着听着叶修说话,叶修有些烟腔的声音在耳边响着,让蓝河感觉很安心,在叶修怀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了过去


[所以只好到处漂泊吗]
[哪里,其实哥挺喜欢这样的生活,一点也不辛苦,而且……]


叶修轻轻拍了拍怀中蓝河的头,还有他陪着我呢,无直看着叶修看向蓝河时根本掩饰不了的溺宠,也笑了起来


[比起我一步都不能踏出这座山还真是令人羡慕呢,不管怎样,这座山就是我的埋骨之地了]

第二天早上


[那我去把消息告诉村里的大家,在这之前你别乱跑啊]


小孩一脸认真的对无直说,无直愣了愣笑着说知道了,你也要等到解禁后才能上山啊,拍了拍小孩的头后抬头对叶修和蓝河说


[那么你们也保重了,祝你们幸福]
[嗯,保重了]


叶修笑着看了眼已经羞的躲到他身后的蓝河,还是那么脸皮薄啊,转身牵起蓝河的手和小孩一起下山去


村民们听到无直大师没事时,开心的在当晚办了晚宴,也让叶修他们又留下了一晚,在隔天早上,叶修醒来时,再次听到了钟声,这次叶修想到了什么,立刻爬起来穿衣,蓝河被叶修的动静弄醒后,见叶修神色有些焦急,也就不多问,跟着起来


叶修来到村子一个地方,看着钟声传来的那个方向


[越来越近了……]
[叶先生!]


这时昨天的小孩跑来,那个声音很怪,这附近又没有钟,父亲他们说什么都没有听到,听了小孩的说法,是因为『虫』的原因吗?蓝河问道


[问你个问题]


叶修蹲下和小孩视线平行,你已经在学“山神”的法术了吗?


[“山神”?]


小孩似有些茫然,叶修便解释给他


是使人成为“山神”的法术,术者在体内饲养『葎』,时常保持驾驱『葎』的状态,即使在睡觉的时候,也能感知山上发生的一切,如果能操控『葎』的话,就能掌握仰止这山中异常的精气的力量


[我…还没开始学习]
[……钟声的原因并非什么特别让人担心的『虫』,回家睡觉去吧]


你要去哪,小孩有些不解叶修突然转移话题,叶修也不转身,随意的挥挥手说只是去散散步,就拉着蓝河走了


[…山又变得寂静了,它也许已经到这里来了]
[叶修,它是指……]
[那个老头招来了不得了的家伙了呢]


叶修和蓝河再次回到山上,浑然不知小孩居然跟着来了,叶修有些急躁,除了那两次再也没有过的情绪了


回到山上的小屋,无直不在里面,然后两人又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叶修回过头看向一座山的山顶,是在那边的山顶么


叶修独自爬上山顶,把蓝河留在了山下,无直盘膝坐在山顶,看着钟声传来的方向,似在等待着什么,他听到动静转过头


[哦,还有什么事吗?]


你的脚根本没有受伤,叶修说,只是在那个一般人不会去的地方,召唤『白蛇』吧


无直微微睁大眼睛,无疑是在惊讶叶修居然还是猜到了,但依旧继续装傻疑问叶修在说些什么


越来越近的钟声,那是『白蛇』的叫声,专吃灵兽的『虫』,山的灵兽,沼泽的灵兽,吃了它们之后取代而之


[换句话,就是能给这里带来安宁的『虫』,这么做也是我的使命,请不要阻碍我]


这座山,曾经有一只很不错的灵兽,是一只有这巨大野猪外表的美丽灵兽,都是我不好,无直既无奈又自责,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有话以后再说,快从这山里出去]


叶修上前抓住无直的手就想带他离开,可是已经太迟了,『白蛇』已经找到他了,该由『白蛇』来取代灵兽的位置,对普通人来说太辛苦了


[对小玉那孩子,我也只是交给他一些生存的知识]


叶修见拉不动他,走到一个宽阔的地方,在周围洒下一些光酒,无直猜到一点但不肯定


[你在做什么]
[我要把你身上的『葎』剥离]
[不要白费力气了,即使这样也是没用的]


这样总比什么都不做强吧!叶修几乎是用吼说出了这句话,村里的人要怎么办,他们可是十分崇拜你的,你说过你羡慕我,可我也有些羡慕你,所以,不要随便就决定去死!


叶修说着就蹲下了下来,不想再看到同样的事发生了啊!叶修手触碰地面,因为光酒是直接撒入地面,量也很多,『葎』很快就从地面钻出来缠满叶修全身


[别做傻事!你也会被卷进来的]


山中蓝河遇到了小玉,蓝河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神不宁,叶修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两人再次听到了钟声,这次的钟声很大,很明显,就在头顶,两人抬起头看到了一条巨大的『白蛇』在天上飘着,正朝着山顶的方向去,叶修!


叶修意识渐渐模糊起来,他似乎看到无直消失了,最后,还是没能……我还是这样无力……


以前一个叫嘉世的小村庄,叶修年轻时和一个叫苏沐秋的青年到处旅游时,也会常常到那去借宿,那里的村民都很好


有天,村长陶轩想让两人常住在这儿,可两人有招『虫』体质,不能逗留太长时间,因为当时大家都喝多了,本就不擅长喝酒的叶修早早就撤退了,苏沐秋也就说了一句玩笑话,这句玩笑话被陶轩记了下来


两人要离开时,发现他们背着的箱子里,灵兽必经之地的地图和毒药都不见了,接着陶轩一身血的回来,对两人说,你们不如吃一顿肉再走吧


要我们留下啊,除非把山上的灵兽杀了,然后让我们吃掉它的肉,之后代替执行它的工作,这样的话,以我们的意识就能让『虫』无法接近大山,虽然我们也想留下,可这种事也必然是无法原谅的啊


苏沐秋知道,这是他的责任,没让叶修吃灵兽的肉


[叶修,照顾好我妹妹]


做了一个好久以前的梦啊,叶修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叶修!]
[小蓝……]


他们到达山顶时,发现叶修倒在那里,但到处都找不到无直,虽然之后又仔细找了找,还是找不到,原来山上的小屋也不见了,村里的人谁也记不得无直的事


[被『白蛇』吃掉了,灵兽的交替就是这么回事,而那时,只有在山里的人的记忆还保留着]


叶修被蓝河扶起来坐着,点起一根烟,蓝河给叶修按压的太阳穴,叶修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一些


[这些召唤『虫』的药是你调配的?]


叶修看了一下周围,有些赞许的看向小玉,小玉点点头,叶修伸手拍了拍他的头,那你还是蛮厉害的,小玉用手袖擦掉快要留下来的眼泪,那是当然了,因为我是无直大师的弟子啊


叶修没有再久留,和蓝河收了收东西就离开了这个村子,天空飘起了雪花


[哈,有点冷啊,小蓝给哥抱抱呗]


蓝河看了看叶修,叶修表情和平常没什么变化,依旧一副脸T,但蓝河觉得,叶修累了,蓝河抱住叶修,叶修也回抱住蓝河,将头埋进蓝河的脖颈里


[果然没用啊……真遗憾]
[叶修?]


叶修松开蓝河,看向那座山,巨大的『白蛇』盘踞在山顶上,果然壮观啊,不过他是不会知道人们的心情的,呐,『白蛇』


就像是打哈欠一样,『白蛇』叫了一声,然后静静地陷入沉睡之中


END








主要就是为了解释因为招虫体质,不能久留在同一个地方而来的文,嗯,自娱自乐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