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龙不懒

严重懒癌晚期,最近闲的发慌

【叶蓝】The sore feet song(一发完结)

*虫师叶×人→虫→人 蓝
*小蓝本名为蓝河
*剧情内容取自《虫师》第五集
*自娱自乐系列
*放飞自我系列
*OOC属于阿龙




↓↓正文↓↓





另一个世界,住着一群与常见动植物孑然不同的生物,远古以来,人们敬畏地称它们为『虫』


『虫』不是看上去肉呼呼扭动的小东西,而是一种最接近生命本源,类似灵体的生物。它们有自己的生存方式,而这种方式却可能有驳于人类的常识,甚至危害人类的生存


于是就出现了『虫师』这种职业,他们云游四方,对虫的生命形态,生存方式进行研究,并接受人们的委托,解决可能是由虫引起的怪异事件
(以上三段取自贴吧)


叶修,职业『虫师』,到处游荡,性格古怪,没人会知道他的具体踪迹


[又是沼泽?]


叶修一手扶着树,看了看眼前的沼泽,无奈准备继续赶路时,看到了一个男孩从沼泽里出来,叶修停顿了一会,还是继续赶路了


[不会是哪位神仙在跟哥开玩笑吧]


叶修看着眼前的沼泽实在有些说不出话来,回头看山下,没有自己之前路过的沼泽,有的只是一个一个的坑,接着叶修再次看到了那个男孩,那个男孩手里还拿着鱼


[哥的记性向来不错,好像在之前的沼泽也见过你,这山上有什么小道吗]


这时,叶修才发现,这个差不多十七八岁男孩的头发有些奇怪,如同被沼泽水浸染成的一般,男孩只是盯着叶修看了一会,没有说话便转过身,叶修见男孩没想理会自己,挠了挠头只好继续赶路,男孩却突然叫住了叶修


[那个…直走下去是什么地方]


叶修转过身,笑了笑


[嗯,那哥也想知道一些事,可以吧,这沼泽不是普通的沼泽吧]


天色渐晚,叶修生起了篝火,拿着男孩从沼泽里抓来的鱼烤着,烤鱼的香味渐渐溢出,男孩坐在离叶修不远处,男孩闻到烤鱼香味忍不住朝叶修旁边挪了挪,叶修察觉到男孩的小动作,笑了笑,把烤好的鱼递过去给他,男孩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他手里的鱼,叶修似知道了他在想什么,再把烤鱼递到他面前


[接着吧,这是你抓上来的鱼,后面还有三条呢]


听到叶修都这么说了,男孩不再客气,接过烤鱼开始吃起来,叶修拿起另一条鱼开始烤起来,叶修从兜里掏出了一根不怎么像烟的烟点起来叼着,男孩看到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似乎是不喜欢烟味,但闻到的味道是草药味而不是那种呛鼻的味道,男孩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看到男孩的嘴角上还有一点鱼肉,问着男孩话,想也没想就伸手抹去了那点鱼肉,当看到男孩突然变得有些红的脸,叶修才回过神明白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在问别人名字前应该先报上你自己的名字吧]
[唔…叶修]


男孩有些恼怒的回话,叶修挠了挠头,没反驳他,好好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叶修看男孩似乎有些意外的样子,看来是听说过他


[蓝河,你和传闻中的似乎不太一样]
[小孩子别乱信传闻]
[唔……]


蓝河成功被叶修说的说不出话来,蓝河有些气,叶修在旁边看着蓝河那表情,想着这孩子还挺可爱的,蓝河被叶修看的有些不自在,开始找话题


[这个沼泽在旅行]


这个话题的确成功引起了叶修的注意


[在地中几经沉浮,仿佛和你一样在爬山似的]
[哦,真有意思,活着的沼泽吗?那你怎么也跟着一起旅行了,为什么呢?]


叶修一只手握拳托着腮,提出疑问,等着蓝河继续说下去,但蓝河似乎没有想说出的意愿,叶修也不在追问


[算了,反正一直走的话就能到海边,哥正好要去那里的渔村,这沼泽应该不会跟到海边啊]


叶修转过身,从自己平时背着的箱子里拿出不久前拿一个小瓶子装入的沼泽水,在微弱的火光下轻轻摇晃着


[对了,哥明早要调查一下沼泽的水,你不介意吧]
[随便]
[因为现在太暗了,看样子是新品种啊]


蓝河看着叶修那有些闪闪发光的眼神,就如同小孩子探索好奇的事物一样


[你不相信沼泽在旅行吗?]


蓝河有些后悔说出这句话,虽然不了解叶修,但和沼泽旅行时也听说过很多『虫师』谈论叶修,他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没见过,自己这句话有点废话,但叶修似乎不是很在意


[啊,要是工作的缘故的话,我倒是愿意接受]
[工作…是『虫师』吗?]


对,『虫』总能引发奇异的现象,比如说『水虫』,一种液态的『虫子』,虽然看起来像无色无味的液体,但却是生物,喜欢栖息在古老的水脉中,有时候也会在池塘和水井里,如果人把『水虫』错当水喝下去的话,离开水就无法呼吸,身体开始变得透明,放任不管的话,不久后,人体就会变为液体


[但是,前段时间『水虫』突然消失了]


叶修将瓶子装回箱子里,把剩下的烟抽完,拿起烤好的鱼开始吃


[既然连这种『虫』都有,有能移动的沼泽的话,这也不值得奇怪]


对你说这些可能挺吓人的吧,叶修用没有拿过鱼的那只干净的手揉了揉蓝河的头,似乎是在做安抚,蓝河不知为何,感觉叶修的手让自己有些心安,于是他告诉叶修,我…不觉得可怕


[我第一次见到它们时,就被它们深深吸引住了]


叶修感叹着蓝河的胆子大,还不忘问着它们是什么形态的


像煮沸的开水一样,水量增加之后,就像涌上来的川流一样,他在水中下坠了一段时间,意识到自己可以漂浮并能够呼吸,在那里,他看到一个巨大的绿色物体,迎着激流朝着他悠然地游来,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山里的沼泽旁,他注意到,沼泽水的颜色和那时候那个巨大的绿色物体一样


[那时我的头发也变成了同样的颜色]


蓝河摸了摸自己的刘海,向叶修诉说着自己不会向别人诉说的心里话,蓝河觉得,叶修是可以信任的,是可以诉说的对象


[我想,自己大概已经死过一次了]


叶修听到这话时,不知道为什么,心所在的地方抽痛了一下


[但是,可以说,是沼泽让我活着,所以,对我来说,这沼泽是唯一可以去的地方]


深夜,蓝河见叶修已经睡下了,悄声站起,朝沼泽的一个方向走去,那边的树枝上挂着一件蓝色的大衣


洪水,淹没处在地势低的房子,就连大树都抵挡不了汹涌的水灾,至少,穿上这个游走吧,蓝河的母亲给蓝河穿上蓝色的大衣,想象一下吧,你就要嫁给水神大人了,父亲的大衣穿在蓝河的身上还是显得有些宽大了,他妈妈会由村里的人照顾的,不必担心,村长是这么说的,他知道他现在所做的使命,所以为了村子,年幼的他站在悬崖边上,最后,被村里的人推入洪水之中


蓝河穿上大衣,将自己紧紧的裹在里面,蹲下身,蓝河看到了几株透明的植物


[不断喝的话,身体会变得透明,然后,变成水一样]


沼泽开始潜入地下,蓝河站起身


[要走了呢]


叶修听到动静醒过来,发现沼泽已经开始潜入地底,连忙起身寻找蓝河的身影,看到他正在朝沼泽潜入的地方走去


[喂,这就要走了吗,不能等会吗?哥还想调查呢]


蓝河回过头,对叶修笑了笑


[谢谢叶神告诉我那么多事情,我要成为这沼泽的一部分]
[等等!]


叶修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蓝河跟着沼泽潜入了地下,叶修追到沼泽潜入地底的中心时,蓝河已经消失不见,沼泽潜入地底,沼泽底的土地也露了出来,叶修看到了许多透明的植物


[可恶,为什么没察觉,那应该是大量『水虫』在移动,上次那些『水虫』消失后,按照自己的意识移动了]


我要成为这沼泽的一部分,回想起蓝河之前说的话,叶修暗骂蓝河这个傻瓜,什么事情都还不知道啊,是叶神让我知道了…活着真好,你…还活着吧,叶修是如此希望着


[老师,叶先生来访]
[英杰,之前就说了,要是那家伙来就和他说没好东西就别让他来找我]
[可……]
[王大眼你不能这样啊,这次我可是带了好东西来的]


王杰希,微草村的医生,医术高明,深受民众的爱戴,喜欢收藏老古董或各种有关『虫』的事物,高英杰是王杰希唯一一个徒弟,因为王杰希的眼睛有一只是比正常眼睛稍大一点,就被叶修戏称王大眼,也就叶修敢这么喊他了


[被吞吃寂静的『阿』寄生时生出的角啊,这个的确很少见]


王杰希拿着盒子,戴着一副单片眼镜仔细的看着盒子里的一对角,接着抬起头,看到叶修又从他那箱子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装着的是一个深绿色较扁平的酒盏


[那个又是什么?]
[拥有神之左手的青年画的酒盏]


叶修有些得意的把酒盏拿出来在王杰希眼前晃着,王杰希有些不满


[你说什么?那个话唠可是讨厌『虫师』出了名的,前辈不会不要脸到唬弄我吧]


叶修叼着烟,一脸笑眯眯的,摇了摇头,哥又不是要你非买不可,想想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收藏家会拥有呢,说真的,王杰希有些心动了,叶修看他那表情,叶修知道有戏了


[卖给你也行,不过想让你帮我个忙]


叶修说了他这一路上遇到的会移动的沼泽,还有那个男孩,蓝河


[你的意思是想抓住这个活沼泽?]


叶修点点头,王杰希陷入了思考,在旁边碾草药的高英杰听了后,抬起头说


[好像,附近的一个老渔民说过,曾看见过,比鲸还大的绿色物体,会沿着河水深处游到海里,到了海里以后就像被分解了一样死去]


那东西就好像为了寻找坟墓,而向着大海移动,叶修听了后,拿着烟的手都抖了抖,王杰希站起身


[总之,赶快吧,渔民们还没有什么异样,看来还没到海边]


王杰希的收藏阁里,两人翻找着这座岛的水脉图,翻到一张,但分叉实在太多,根本判断不出,叶修所见的那个沼泽到底会从哪到海边,叶修有些急躁,这是很少见到的


王杰希又翻到了数万年前河流的假相图,上面古河流的入海口和现在一样,数万年都没变过,叶修听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从王杰希手里接过图,和现在的图合在一起,重合了


[这些地下水脉以前应该是河流,河水改道后,原来的河床会留下比较深的石块,雨水就可以渗透到里面]


所以,即使原来的河变成了旱地,还是和地下水相通,说不定,那沼泽是按照记忆来移动的,死在特定的地方,就像鲑鱼和鲶鱼一样


[王大眼,可以帮哥召集一些人来吧]


王杰希抬头看了看叶修,叹了口气,就为了那个酒盏,不帮也得帮吧,叶修站起身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谢了大眼,叶修笑道


王杰希召集了许多渔民在叶修判断的那个出海口张开了一道大网,不好意思了,如此劳师动众,王杰希对渔民们说,一个渔民笑笑说,没什么,反正现在很闲,这个时候是不会有鱼的,况且是王医生拜托的事情啊,大家都纷纷附和


[当医生真好呐]


叶修感叹着,王杰希谦虚的说并不是呢,是人品问题


夜晚,王杰希突然问叶修,就这么一张网,救得了那个男孩吗?叶修叼着烟,摇摇头,但是也只能赌一赌了,王杰希看向叶修


[你知道我不是在问这个,为什么这么想救那个男孩?他变成那样又不是你的责任]


如果是因为他说无论如何都想要活下去的话,我还能理解,但他不是已经变成沼泽的一部分了吗?说不定这样对他反而是辛福的,想想你这么做,不是太残忍了吗?王杰希如此的质问叶修,王杰希知道叶修不是那种性格的人,叶修深深的吸了口烟,又吐出


[就像上次的『绿色的酒盏』]


叶修开始回忆,原本是那个话唠的爱人的东西,变得非『虫』非人的他,为了让话唠能看见自己,要求叶修帮忙复原从『虫』那里得到的酒盏,这样做的话,就绝对不能再变成人了,依照他的愿望,叶修把他变成了『虫』


[但是,这样做真的好吗?我也不知道]


变成『虫子』的话,和死亡不同,『虫』是处于生死之间的东西,既是『生物』,也是『死物』,徘徊于生死之间,那是比瞬间死亡更加残酷的,难以想象的修罗道,渐渐人的意志会被消磨掉


[明明是那样的地方却还要去,我最后见到他的时候,他好像作了庄重的打扮,他还不知道自己将面临多残酷的世界吧]


从未见过你对什么人这么上心过,心动了吧,王杰希调侃道,叶修沉默了会,你的心不会动?那是死人吧,王杰希知道猜中了,诶,看来是真人,还知道怼回来


等了许久,依旧没有什么东西要来,大家正想着要不要收工时,突然平静水面汹涌起来,一大滩绿色物体朝大网这边移动,有渔民喊着收网,一起合力杀死绿色物体时,吓了叶修一跳,连忙喊着不行,有人在里面


叶修朝水里跑去,看到一个类似人影穿网而去,几秒后,水面再次平静下来,叶修拿起网上挂着的蓝色大衣,情绪低落的看着手里的大衣


[已经…晚了吗]


太阳升起,新的一天到来了,渔民们开始下海捕鱼,今天捕到的鱼意外的多,渔民们都很高兴,有个渔民又拉起了一大网鱼时,被吓了一跳,收起网就连忙带着那网鱼朝岸边划船


[叶修,我们找到那个男孩了,还活着]


王杰希找到在走廊边面朝大海思考人生的叶修,告诉他了一个好消息,叶修立刻站起跟着王杰希到了岸边,看到了已经变的透明的蓝河


[身体状况还待检查]


原本打算当天就要离开的叶修又留下来了,一直守在蓝河的身边,渔民们天天来慰问蓝河,因为是他带来许多的鱼,是他给渔民们带来了好运


叶修看着面前还在沉睡的蓝河,原本透明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原本绿色的头发也恢复了以前的黑色,叶修轻轻抚摸着蓝河的头发,这时,蓝河的眼睫毛颤了颤,接着睁开了眼睛,叶修显得有些激动


[蓝,听得见吗]


蓝河睁开的第一眼就见到了叶修,蓝河抬起一只手想抓住叶修,叶修连忙握住他的手,蓝河开始哽咽起来


[我到了海里,才知道那些沼泽是去寻死的,我感觉自己随着沼泽慢慢溶解,非常地…非常地害怕,但是,一想到它们就要死去了,我又好难过]


叶修听完后,微微一笑,伸手把蓝河拉入怀里


[它们已经生存了数万年了,你只是和它们走过了最后的旅程,不过相遇也是缘分啊,你还活着,真好]
[嗯,还活着,还能,见到你,真好]


蓝河把头深深埋进叶修的怀里后开始大哭起来,叶修轻轻的拍着蓝河的背,安抚着他


之后,『虫师』之间,开始流传,经常看到『虫师』叶修身边带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到处游荡的他们似乎找到落脚处,一个名叫兴欣的村子





END












中途码到一半忘记保存就退了,思考了半个小时人生后,还是给补上来了(´°̥̥̥̥̥̥̥̥ω°̥̥̥̥̥̥̥̥`)快夸阿龙´◡`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