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龙你好污

吃全职,鹤一,朱修,严重懒癌,还有,其实我不污

【鹤一期】你是我的人 (中)

☞贵家大少爷鹤×奴隶莓

☞ooc属于阿龙

☞就自娱自乐求科普党放过

☞阿龙真没开车

↓↓链接走起↓↓

https://m.weibo.cn/5616064715/4161653300411371

【鹤一期】你是我的人 (上)

☞失踪人口回归
☞贵家大少爷鹤×奴隶莓
☞ooc可能
☞就自娱自乐求科普党放过
☞立个flag,今晚上中下全更完





↓↓正文↓↓


“一期!快点过来,快点快点”老板拍着手催促着正在拉小提琴的一期,一期一振是一个奴隶,美国依旧是一个奴隶制时代,孤儿的身份让他摆脱不了成为奴隶的命运
  

现在他眼前这个人名叫鹤丸国永,这个人似乎打算买下自己,身边的老板边在自己身上拍来拍去的边向鹤丸介绍着一期,一期有些厌恶的扫了老板一眼,打算打量一下可能会成为自己的新主人时,发现鹤丸居然一直盯着自己,看那样子似乎连老板的话都没听进去
  

“多少钱”鹤丸开口了,他的声音让一期听起来居然感觉有些安心“啊,鹤丸少爷,这小子虽然才18岁,但什么都会,干起活来也很卖力,还很听话,所以这价钱上嘛”老板听到鹤丸有打算买的话语,连忙说道
  

鹤丸淡淡的扫了老板一眼,他身边的两个保镖就上前一步,其中的独眼保镖开口道“我们少爷不担心钱的问题,你最好快点,少爷还有事不是你能耽误的”
  

一期在旁边看着,挑了挑眉,再看看老板的脸色有些苍白,这个新主人看来是不能轻易得罪的主啊
  

“三……三千美元,先生”鹤丸听到价钱以后,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掏出钱拍在桌上转身就朝店外面走,两个保镖也跟上,一期愣了一下也连忙跟了上去,留下老板在原地不停的擦着冷汗
  

鹤丸走着走着停了下来,鹤丸转过身打量了一下一期,用自己的手杖指了指旁边的一家服装店“进去,给你买件好一点的衣服”一期愣了一下,摇了摇头“主人,不用为我费钱了,我身为奴隶穿成这样就好”鹤丸皱了皱眉,刚刚的独眼保镖上前一步,拍了拍一期的肩膀“进去挑一件吧,这是主人的命令,你得听的吧”
  

一期愣了愣,再看自家主人已经踏进服装店了,点了点头跟着走了进去
  

再次走出来时,一期两只手各提着两套衣服,身上还有刚换上的新衣服,一期内心很是不解,五套衣服,只有身上这一套是自己选的还是最便宜的,其他几套都是主人让自己试穿后,买下来的,这些加起来的价格都比买自己的价格还贵出去了
  

等回到鹤丸家后,一期有些震惊,主人家大概就有三百多平方米,虽然不算上一百多平方米的院子,照主人出钱的表现看来应该更大……不过后面一期就明白了,算上自己就四个人住那么大房子里也算是大了,更何况还有二层
  

鹤丸回到家以后似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在外面高冷的样子完全变了个样,要不是一路上因为好奇心作祟,一直打量着自己这个新主人,恐怕一期还以为主人被调包了“光忠啊,今晚能多做些甜点吗?”鹤丸一点大贵家少爷的样子也没有,凑到独眼保镖哦不是,是光忠旁边直接搭上他的肩道“真是拿你没办法”光忠有些无奈的说道
  

“果然……”一期身边响起一个声音,保镖大俱利伽罗,在路上,光忠也跟他说了很多,他们是日本的五条家族,来到这边只是为了找一个人,所以房子不可能买太大,不过这个房子也是鹤丸父母以前留下的
  

一期还有些没缓过来,这时,鹤丸蹭到了他面前“一期,在我们这儿不必拘束,就把这里当做是你的家吧,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鹤丸带一期着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一路上听着鹤丸的介绍一期知道了,自己的房间就在鹤丸房间的旁边,这是为什么,一期在心里提问,为了防止自己逃跑?应该不是这个理由
  

晚餐时,鹤丸居然要求自己一起坐下来吃,一期以前也服侍过几个主人,奴隶是不可能和主人一起坐着吃饭的,所以一期还有些不习惯,也就没吃多少就表示自己吃饱了,但鹤丸似乎不打算放过他“诶,不多吃点吗”
  

“不用了主人,我已经吃饱了”
“那好吧,一期,你会小提琴吧,路过店时就听到了”
“是的主人”
是因为这个才到店里把我买下来的吗?
“给我来一首《在主爱中》吧”
  

一期愣了愣,点点头,拿出自己的小提琴开始演奏,欢快悠扬的乐曲被演奏出来,鹤丸吃完晚饭,放下餐具,闭上眼睛静静的欣赏着这乐曲,光忠和大俱利吃完也静静听着音乐,连大俱利整天绷着的脸也放松了好多,鹤丸嘴角微微上扬,一期不经意瞥见,一个不明的感情种子在一期心里悄悄发芽
  

晚上
  

鹤丸的房间,鹤丸穿着睡袍跷着腿坐在床上“主人”一期单膝跪在鹤丸面前,睡觉之前,鹤丸把一期叫来跪在自己面前,不知道主人想要干什么
  

鹤丸身体稍微往前倾,用手将正在低头想事情的一期的下巴勾过来看着自己“听说,你什么都会?”一期突然被主人勾起下巴有些不知所措,看着那和自己一样的金色眼眸,自己的这个主人实在是……有点帅?啊,不对,我在想什么“是的,主人”
  

鹤丸观察着一期,刚刚他似乎看我看入迷了吧,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轻笑一声,俯下身在一期的耳朵旁用低沉的声音如此说道“那么,你能用你的那灵巧的双手……”
  

鹤丸故意低沉下来的声音在一期的耳朵响起,一期感觉耳朵有些痒,自己的心跳也有些快,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心跳会这么快“……帮我解决一个问题”用我的手?解决他的一个问题?一期似乎想到了什么,感觉耳朵有些发热,主人,难道是……
  

一期的变化,鹤丸完完全全的看在眼里,鹤丸眯起眼睛,真是可爱呢,我的吉光“最近我一直失眠呢,拜托你每晚给我拉一曲安眠曲吧,怎么样?吓到了吗?”鹤丸直起身体,一只手竖起食指放在嘴边笑道
  

一期顿时愣在了那,哈?不对,这才应该是正常的事情,我为什么会想到那方面去“好的,主人”一期站起身打算回房间拿自己的小提琴,却被鹤丸叫住了
  

“等等,一期”
“主人?”


鹤丸笑了笑,站起身走向自己的衣柜,蹲下打开了衣柜最底层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把小提琴,鹤丸把小提琴递给了一期“这个,就当做你加入我们这个家庭的礼物吧,还有,在这里就不要再喊我主人了,喊鹤丸就好”一期顿时有些手无足措,打算拒绝,但看到鹤丸那不容拒绝的眼神,也不多矫情,收下了小提琴
  

本来已经不红的耳朵又红了起来,这次似乎连脸也跟着红了起来,一期低下头,天蓝色的刘海遮住了眼睛“谢……谢谢,鹤…鹤丸”鹤丸笑了笑,伸手揉了揉一期的头发“不要在意……在这个家里你会很轻松的,我会让你想起来的”诶?“好了好了,一期,快给我拉一曲安眠曲吧,在我睡着后再走哦”
  

一期想问,可是鹤丸似乎不打算继续说,自己也不再过问,调整好情绪,琴弓搭上琴弦,舒伯特小夜曲悠悠然然的响起
  

一曲结束,鹤丸似乎已经睡着了,一期走到床前,看着鹤丸的睡颜有些走神,脑内闪过什么,一期突然有些头疼,摇了摇头有些慌慌忙忙的离开了鹤丸的房间
  

一期回到自己房间,坐在床上抱着小提琴发呆,自己这是怎么了,总感觉只要和鹤丸在一起心跳就会加速,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冷静的思考问题,总感觉自己像是被鹤丸牵着走一样,明明今天才刚刚见面,只是因为他对奴隶很好吗,不对,以前也遇过一两个对奴隶好的主人,那只是表面,但总感觉……鹤丸是不一样的
  

这种感觉是什么呢?
  



TBC



——————————————————————
这里做一些解释,一期是吉光家族的大少爷,和鹤丸是竹马之交,两人是互相喜欢的,鹤丸比一期大一岁,在一期在18岁两人本是要结婚的,结果一期被仇家设计拐走并造成失忆卖到美国奴隶商家去,后面还有一些会在番外篇解释出来,大家就先看下去吧~(*^ワ^*)

那么多脑洞,你们说说我要先写哪个,不然这样下去,脑洞堆了不少,我一个都没发出去全坑了😂😂😂

【叶蓝】哥圈里的人碰不得 2

*黑道老大叶×特警蓝
*ABO设定 叶A↔蓝O
*都说ABO不写肉的都是在耍流氓
*我就耍流氓
*ooc可能
*讲故事的阿龙




↓↓↓




叶君归和许秦岭此时心里特别后悔抄近路回家,最近一直诱拐贩卖儿童,至今也没被抓获的犯罪团伙居然被两人碰到了




「嘿,小家伙,刚刚我们讲的你们都听到了吧」




两人立刻摇头,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叶君归作为哥哥把弟弟护在身后,许秦岭被哥哥遮住一半,其实手已经朝哥哥包里拿哥哥的手机,并心想早知道就不把手机电玩没了




许博远刚结束一个任务下来,为了赶着回家给两个小家伙做饭抄了近路,结果刚好看到一群人围着两个孩子




「阿归!小岭!」




「爸!」




围在两孩子后面的三人看到,朝许博远走过去,其中一人一拳挥过去,许博远眼睛一眯,头一歪闪过一拳,一只手抓住挥拳人的手腕,另一只手一拳锤在那人肚子上,力度让那人疼的直接捂着肚子跪了下来




另外两人见不好对付,一起冲了上去,许博远后退一步,那两人一起挥拳过去,许博远躬下身往前冲过去,给两人肚子上一人一拳,两人被打的捂着肚子后退了几步,还想冲上去,结果许博远一脚扫到其中一人腰上,连带另一人被踢到了墙上




还围着两孩子的三人见情况有些不妙,其中两人就要去抓孩子威胁许博远,许博远见那两人要抓孩子,心里顿时慌了起来




这时旁边大楼的二楼发出了响声,紧接着窗子破碎,一个人从窗内被丢了下来,剩下三人正好被压倒,叶君归赶紧拉起许秦岭跑到许博远后面,许博远也护住两孩子




「哥都说了不想和你们合作,没想到你们不仅想杀人灭口,还想对哥的家人出手,真是活腻了啊」




一个叼着烟的男人从二楼跳下挡在了许博远面前




「叶修!」




「爹!」




在之前,许秦岭就拿叶君归的手机发消息给了叶修,叶修正好就在附近办事,就这么巧,找他的人的手下要抓叶修的两儿子
刚刚被丢出来的就是他们老大,现在一脸懵逼的看着叶修,这个人居然有儿子,在警车到了之后把他们都带走,他们都还在吃惊叶修居然有儿子这件事




之后叶君归和许秦岭向同学表示我们的爸爸和爹爹最帅了!




————————————————————————————————————
不会写打戏,写的不好见谅,但只要你脑内自带滤镜,老叶和小蓝就是最帅的!他们是最帅的!

【叶蓝】哥圈里的人碰不得

*黑道老大叶×特警蓝
*ABO设定 叶A↔蓝O
*都说ABO不写肉的都是在耍流氓
*我就耍流氓
*ooc可能
*讲故事的阿龙


↓↓↓


难得小蓝答应和自己出来约会,换去平常一身痞气的衣服,黑色带领长衬衫外加白色马甲,一条深色牛仔裤,天气热关系,叶修把袖子卷到手腕处,戴上墨镜便出了兴欣基地


「哟,老叶那是要出去约会啊?至今为止都没听他说过他对象是谁,跟上去看看?」


魏琛起了个头,方锐立刻跟上,包荣兴也好奇嫂子是谁,拉着自认的小弟罗辑跟了上去,苏沐橙知道点内幕但想八卦跟了上去,莫凡担心苏沐橙跟了上去,陈果和唐柔下楼看到同样好奇要跟上去的乔一帆也跟了上去


结果这浩浩荡荡的一路尾随,叶修想不注意都难,但也无所谓了,他们也迟早要见面的


许博远坐在和叶修约定好的一个冷饮店里喝着冷饮等叶修


许博远是一个特警,代号蓝桥春雪,一次任务被派到第十区清剿一个黑道组的残余,在第十区的代号是蓝河,追击残余时被暗算把自己的发情期触发提前了,当时是被代号叫君莫笑的人救了下来,这个人就是叶修


尽管已经告诉叶修自己真正的名字,他还是喜欢喊自己小蓝,据本人说这是一种情趣,回想着当时叶修和自己的种种相爱相杀的回忆,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


有两个男子朝许博远走来,站定在他所坐的桌子旁边,其中一个按着桌子低下身笑道


「哟,小美人,一个人吗?不如来陪哥们玩玩」


许博远收敛笑容,皱了皱眉,他虽然的个O,但也是惹不得的一个人,可是如果在这里打起来会影响到这家老板的


「抱歉,恕我拒绝,我还在等人」


许博远语气微冷,男子听了也不恼,他旁边的小弟开口


「等人?男朋友吗?你就跟了我大哥吧,我大哥肯定比你那男朋友好多了」


许博远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一个笑话,你确定你大哥能跟黑道第一的老大比?


男子见许博远没有再理他,打算动粗,伸手就要去抓许博远,这时一只手抓住了男子伸向许博远的手


「他可是哥圈里的人,你可碰不得」


许博远闻到了淡淡的熟悉的烟草味,许博远看着今天的叶修,似乎有点帅


男子被突然出现的叶修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甩开叶修的手,冷笑道


「你就是他男朋友?也不怎么样嘛,不如把他让给我,我会让他更舒服的」


许博远心里默默给这两个人点了个蜡,果不其然,叶修带有威压的信息素听了那句话后,立刻就朝那两人压了过去,那两人吃了一惊,没想到居然碰到了个硬点子,见占不到便宜,转身就想走,却被叶修一手一个扯住甩在了地上


跟踪的兴欣众人也看到了,在那两人被叶修一人一脚给踹出店后,兴欣众人就围了上来


「嘿,你们是什么星座的,居然敢惹我们兴欣老大的人」


兴欣老大的人?!听到这个时,那两个人整个人都不好,居然惹上了黑道能力第一的兴欣组,怕叶修下狠手的许博远跟出来就被兴欣三女子拉到了一旁聊起来,魏琛和方锐勾着叶修的脖子


「行啊老叶,找到这么个对象都不跟我们说」


「他是特警」


叶修说出这四个字,这两人顿时正经起来


「咳咳,老叶你真行」


另一边,包荣兴,罗辑和乔一帆把那两人捆了起来,叶修终于从魏琛和方锐的问题里脱身,走到被捆起来的两人跟前蹲下来


「你俩说说,哥该怎么处置你们」


那两人哭丧着个脸


「对不起叶大哥,我们错了,绕了我们吧,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叶修挠了挠头,瞟了眼许博远那,还被拉着聊天,叹了口气


「之前就提醒过你们了,可你们就是不听呢,今天哥就心软点,把你们交给小蓝吧」


许博远虽然被苏沐橙她们拉着聊天,但还是注意着叶修这边,话题结束,一众又围了上来,许博远从衣服内包掏出了特警证


「我现在以你们想诱拐O的罪证逮捕你们」


叶修旁边看着,吹了个口哨,毫不掩饰的表示着自己小男友真帅,兴欣众人默默捂住了眼睛,而那两人脸色顿时苍白了,看来被抓不如让叶修打一顿好最后那两人被许博远带的小队给带走了,兴欣众人为保护眼睛也回去了,留下叶修和许博远两人过他们的两人世界去了




安文逸「???我只是去整理了一下资料,出来怎么基地都没人了」



@对方正在讲话… ( '▿ ' )
意思是,来亲一下然后赶紧闪,诶?!这次他居然没打我😂

对于我这个画渣来讲已经很好了[摸着良心安慰自己]
动作有作参考

渣画轻喷[捂脸]
我的画技也就到这为止了◟(눈_눈)◞
动作有作参考

这是个糖中藏刀的伞修

hhhhhhhg日常虐黑猫